允许部分主播先娱乐起来

人应该是会变的吧,今天我想先跟大家讲个故事。

大家关注“摇滚天堂”的时间有长有短,可能有些朋友还不知道摇滚天堂的前身,其实是吉林大学牡丹园BBS的RockHeaven版,开版与2003年,关版于2012年,之后才有了摇滚天堂的播客,以及后来摇滚天堂的公号。
在2005年的时候,杨子虚也不叫做“杨主播”,而是叫做杨版主。那时候其实已经不是BBS最热乎的时候了,牡丹园BBS曾经有过一次大规模的分区调整,站方打算把摇滚天堂这个版,从原来的“人文社会”区,转移到“体育休闲”区。
这件事情在当年的我看来,是完全无法接受的,摇滚怎么能是“休闲”呢?这简直太侮辱我们了。
于是我出面,给当时的站方写了一封公开信,并且号召了许多版友前去声援。而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我们如愿以偿地,留在了“人文社会”区。
现在看这篇东西其实有点儿矫情了……不过如果你非要围观一下12年前的杨子虚的话,可以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
当然,看似大家同仇敌忾的一次抗议行动,却也少不了有一些杂音,其中有一个人的言论格外让人泄气。我如今已经不太记得他具体说的是什么了,我只记得他说强行给摇滚加上文化什么的意义,是崔健那帮人开的坏头。言下之意,摇滚算做“休闲”,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诸位若见识过今天的杨子虚如何怼人,想必也不用怀疑十几年前,更加年轻气盛的杨子虚战斗力如何。但是偏偏这个说出丧气话的人,恰恰是摇滚天堂版的一个老版主,算起来还是我的老前辈。所以,你还真拿他没办法。
时间过去了十几年,我甚至忘记了19岁时候的自己究竟对着站长说了怎样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但我却一直记得这位老版主的这几句话。
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加,我越来越对“热血”保持警觉,对“意义”徒增厌倦,对“精神”产生怀疑。反而是越来越从享受音乐的角度,来看待摇滚的一切了。
这也是为什么到今天,每每有人谈及“摇滚精神”的“反叛与叛逆”时,我总是只能报以崇敬,但无法从内心产生认同了。
或许是因为在当今中国反叛难免不摔个头破血流;或许坚持某种精神最终难免不沦落为虚无主义;或许某些台上高喊口号台下老实做人的乐队已经让我见识够了人格分裂,今天的我其实已经虚无主义到仅仅保持真诚面对自己和别人,就已经筋疲力尽。
摇滚精神?
最大的不同,是我已经放弃了许多“较真”的东西,曾经我是一个纯正金属党的时候,我记得那种感觉。当时我们乐队几个哥们甚至因为主唱喜欢汪峰、迪克牛仔而孤立他,最后还把他排挤出乐队了。
其实理由是多么伟光正啊,可是当时干的事情,如今的自己看起来却只觉得操蛋得不行。
又或者一直把摇滚乐当做一种“严肃的音乐”,甚至于被人跟“休闲”扯上了关系,也会勃然大怒,更容不得人家调侃。
然而在30岁以后,我发觉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足够的锐意,我觉得音乐(不止于摇滚)推己的意义远甚于及人。
而在成为一个主播,尤其是如今又开始主写公众号以后,我越来越发觉,其实大众也不外如此。
你认真做的内容,通常并没有什么人欣赏;反而是随手抖的机灵、张牙舞爪的撕逼、家长里短的八卦更能引人注意。甚至于到现在,我几乎看一眼标题,就大概知道这篇文章或者这期节目能有多少的阅读量和收听量。
我总能在我的《歌手》专栏底下看到痛斥我“不摇滚”的,然而你身体不还是诚实地打开阅读了么;但当李伪摇小朋友推荐了那么好的乐队(Car Seat Headrest),阅读量一天才500,真是惨不忍睹。
又或者是我每年做的上下半年十大,一期推送背后是超过500张专辑的累积,几百个小时的筛选,从文案到录音意味着一两个不眠夜,最终的视频出炉还需要我们后期制作的比利同学来回改到吐血。
而这样磕出来的东西,质量我们心里也自然有一杆秤,最终却绝壁不会有一期撕逼,或者随手抖个机灵更热闹。
大概因为大众其实也不外如此,大家在现实世界中都一样有各自的痛苦,真正还有心思到互联网上来“辛苦接受知识”的,真的已经凤毛菱角啦。
如果可以的话,19岁时候的杨子虚,显然是不想做一个靠吐槽和抖机灵而存在的人,他甚至觉得摇滚乐是一种严肃而且“特有意义”的东西。
而最终,如今的我大部分时候只是想活得不太累而已。幸运的是自己还有那么点儿喜剧天赋,所以做了一个以吐槽为主的播客,以及现在又有了一个以吐槽为主的公号。
虽然有些时候,你或许也能看到杨主播在一本正经地输出像是干货的东西,但其实更多的情况,我只是给自己归纳总结,或者翻译一些我觉得有意义的文章;甚至有些文章的翻译,我也向大家坦白,我真的只是为了练英语而已……
Car Seat Headrest: 角落里咆哮的独立摇滚诗人
舌头乐队有一句话,似乎已经烂大街了:“摇滚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
所以其实摇滚乐对我而言,可能也早已经没有那么“重要”,我知道我有更加“重要”的某些东西,而摇滚只是造就了我面对人生的态度而已。
是的,我当然知道自己胡编乱造地写了很多段子,其中恶趣味十足的我甚至都不得不先匿名才敢发出来。但是同时我也认为,即使今天的我依然秉承着“摇滚就是某种文化,某种精神,绝对不能是娱乐,更不是休闲”的态度,摇滚乐也不会就因此好到哪里去。
正如很多年以前的那个杨子虚,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其实也并没有让摇滚乐“文化”到哪里去。
最后回应一下夢旅十方大佬,我才不是只有无知那么简单呢,我早就已经懒得求知啦。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我活着只是为了寻点乐子而已,而其他的知识也好,意义也好,不过是寻乐途中的副产品而已。
毕竟您是个正经的音乐制作人,音乐可以替您还房贷,您该怎么严肃都好,我为你鼓掌掌。对我来说,音乐可不能替我还房贷,我还得白白往里面搭进去时间和钱呢,咱俩立场不同,就别拿您那套高大上的标准来要求咱了,成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