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队主唱改行演A片,他建立了自己的“色情帝国”

做为来自布鲁克林的金属/说唱混合团体Biohazard的主唱,埃文·塞恩菲尔德(Evan Seinfeld)的乐队曾经与Slayer、Metallica这些一直火到今天的大牌乐队一起巡演,他们甚至在新金属还没崛起之前就玩起了“说唱金属”。
但随后的路子就比较野了,埃文出演了HBO广受好评的邪典监狱系列剧《Oz》,随后……他就……转行去演A片了……
但有道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埃文不仅在成人行业站稳了脚跟,甚至如今建立了他自己的“色情帝国”,他推出了一个叫IsMyGirl的平台,模特和色情明星可以在他的APP上自制和销售自己的视频。
Evan Seinfeld
译:杨子虚
编:Echo
当NME采访埃文的时候,他先问起了记者的口音:“你是苏格兰人吗?Biohazard的巡演经理就是苏格兰人,和我们共事让他压力山大,因为我们会在后台大打出手,这导致他两次心脏病发作。”
如今,随着全世界的全面封闭,人们只能呆在家里,这也导致埃文所处的行业人气暴涨,于是NME和埃文聊了聊他的新事业,以及他曾经和大卫鲍伊一起混的日子。
Evan Seinfeld
NME
你好埃文!过的怎么样?
如果你问全球的病毒大流行中每个人都会做什么,我的首选答案肯定不会是“自制成人内容并分享给粉丝成了当今世界上最赚钱的业务”,但事实好像就是这样的。
在美国,有7000万人失业了,如果你年满18岁,有一部智能手机,那你就可以加入我们的平台或者我们竞争对手的平台,比方OnlyFans。这是一场运动。
IsMyGirl
NME
你是怎么从Biohazard的主唱变成一个色情帝国的缔造者的?
Biohazard在90年代卖出去了500万张专辑,曾经和Metallica、大卫鲍伊、红辣椒乐队和Wu-Tang Clan等等无数人一起演出过。我有一个多产的音乐生涯,当时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但是我本人是HBO监狱系列剧《Oz》的忠实粉丝,我发现里面的很多演员都喜欢Biohazard的音乐,他们来看我们的演出,于是我被介绍给了《Oz》的主创汤姆·方塔纳,他邀请我出演这部剧。
我以前从来没有演过戏,所以这是一次真金试炼。另外,在《Oz》里面,他们每集大概会搞死四个人,我们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他们决定谁去死的标准就是看谁演的不行。但这次经历让我发现,我能演好戏。
Biohazard
NME
像《Oz》中的大部分演员一样,你也拍过裸戏,但你最终是怎么成为色情电影主演的呢?
有一天,《花花公子》网络的人联系我——其实就是我的前妻泰拉·帕特里克,她想见见我。她是一个色情明星,我爱上了她,并把我从音乐行业里学到的那些东西,从打理厂牌到与你的粉丝联系的方式,应用到了她的事业中。
我也爱上了这个行业,我知道在未来,如何直接和你的粉丝产生联系是最重要的,而我和OnlyFans这样的公司已经发动了一个变革,让这个行业的控制者和赚钱的人都发生了天翻地覆地改变。人们过去会觉得成人行业是剥削性的,但如今已经是有才华的人自己来控制了。
NME
我听说Cardi B入驻了OnlyFans,那你会为你的平台招募任何流行或者金属的大牌入驻吗?
我们正在和一群流行明星洽谈,但在交易完成以前,我不会透露任何名字。虽然他们不是拍色情片的,但是让Cardi B这样的明星入驻这些平台传达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件事很酷,不用为它羞耻。
Cardi B
NME
当年开始演A片的时候,你的音乐圈同行们是怎么反应的?
啥反应的都有吧。有些人说:“哥们,你是不是吸毒了?你这是在荒废你的演艺事业。”但我在成人行业一个月赚的钱,比我和Biohazard一起没完没了的巡演赚的都多。
出于对音乐以及其他队友的热爱,我在Biohazard又待了10年的时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退出了,他们就无法谋生了。有些Biohazard的粉丝很困惑,他们说:“哥们,我们不想看你的鸡鸡!我们只想听你唱歌!”
但我必须得为了自己做这些事,他们却根本不用去看(我的片子),这又不是《发条橙》的情节,没有人逼迫你一定要看我的片子。
Biohazard
NME
金属音乐人怎么看你的?
我认识的很多玩重金属和说唱的都被这件事吓到了,他们不想和我一起玩,或者在我旁边的时候举止就变得很怪异。
我就想:“不会吧不会吧?你们在一支那么知名的乐队里,天天唱着撒旦啊,大屠杀啊,而我在镜头里艹币的事情却让你们产生不适了?”
Biohazard
NME
Biohazard会重组吗?
我不觉得我们会重组,我现在是一个创造者,我正在尝试用直播技术搭设一个平台,让人们可以在一起抽大麻,我还计划在2021年推出我自己的大麻品牌。
Biohazard
我不会去参加乐队的重聚,因为我总觉得这很伤感。我们中的一个人死了,其他人都变得又老又胖。滚石乐队是最喜欢的三大乐队之一,但我不会去看他们现在的演出了,因为他们跟我爸爸一样大,我不喜欢他们现在的演出方式。
我爱Biohazard,只是我的本性让我自然地转向了其他的东西,因为我想要玩的曲风已经变了,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一种不尊重Biohazard的方式去对待Biohazard的音乐。Biohazard的美好之处就在于它百分之百的真实,它完全是来自布鲁克林的。
我们开创的一个流派,把嘻哈融入了金属,就像把花生酱放进了巧克力里。
Biohazard
NME
那后来当你看到新金属也开始流行“金属加说唱”这种组合的时候,你的感觉如何?
我喜欢林肯公园乐队,他们把从Biohazard那里听到的东西做的更大、更好,并且创造了热门歌曲,我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希望查斯特安息吧。
我喜欢音乐的进化,事实上,The Prodigy的Liam也说他们的转折点就是看到了Biohazard的现场演出。
但现在我觉得通过我的社交媒体业务,我帮助人们产生了连接,这更好的服务了这个世界,而不是演奏一大堆我已经演奏过很多次的歌曲。
NME
所以这一章结束了?
恩,我在考虑写一本自传,因为我经历了那么多事。但是因为我有严重的多动症,而且没有经过治疗,所以我得找个合著者,这本书就叫做《50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从头到尾都是真的》吧(笑)。
Biohazard
NME
给我们讲讲都有哪些不可思议的故事吧……
比方在下载音乐节,我们邀请观众上台,保安把我们的电给拉了,然后爆发了一场骚乱。比方我们在巴西被捕了。比方我们第二次在下载音乐节和Kiss乐队一起演出,他们来自我们的家乡布鲁克林,是我11岁的时候最喜欢的乐队。
我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和Kiss的吉他手埃斯·弗莱利一起在2万人面前即兴演唱Kiss的歌……我实现了很多童年时候的梦想。
Biohazard
NME
别管前戏了,快说说和大卫鲍伊一起巡演是什么感觉?
当我们在欧洲大量巡演的时候,我和他经常混在一起。
后来2006年,我和Ted Nugent(摇滚明星)、塞巴斯蒂安·巴赫(穷街乐队主唱)和杰森·邦纳姆(已故的齐柏林飞船乐队鼓手的儿子)一起参加VH1的真人秀节目《Supergroup》——超级失败的一个节目。
但结果是,我和杰森关系变得很亲密,就像亲兄弟一样,整天一起弹齐柏林的歌。当他获得和齐柏林飞船一起演出的机会时,他马上就打电话给我了,邀请我去O2的那场,所以我实际上是他妈妈的陪同。
Biohazard
在后台,那可真是大腕云集,然后大卫鲍伊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德国的那些演出吗?”这可真叫我意外的感慨,他给我的感觉就是独一无二的,他有其他人都没有的那种能量。
我们所有人都有某种潜能,如果我们能利用好它,我们也可以成为大卫那样的人——他是一个天才。
David Bowie
NME
音乐圈谁有成为优秀色情明星的条件?
我觉得是Offset或者贾斯汀·比伯,人们会想要看一些他们认为是秘密或者丑闻的东西。
每个人都看过汤米·李(Tommy Lee,克鲁小丑乐队鼓手)的性爱录像带。我和汤米是朋友,但我得说那是最伟大的赚钱噱头。如果你问我有什么东西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卖座的话,那肯定是奥巴马和梅拉尼娅·特朗普的性爱录像带。
Evan Seinfeld
原文地址:https://www.nme.com/music-interviews/biohazard-evan-seinfeld-porn-career-app-ismygirl-2799472
原文作者:Gary Ryan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