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稀里糊涂被一个傻佬叫去玩摇滚

大家熟知黄秋生都是以一名影帝的角色出现在公众视野,殊不知他于1995年开始不定期出版唱片,他的许多歌曲曾被香港传媒及卡拉OK禁播,但尽管这样,依然有许多人着迷于他的音乐,接下来我们聊一聊黄秋生的音乐。
本文作者为知乎Apu Simpson,经原作者授权发布,责任编辑六六制幻。
热爱中国摇滚的朋友,对于黄秋生这个名字应该是有些许印象的,除开他那些噱头十足的三级片还有各种经典的银幕形象,九四红磡那次,他在台下疯狂的表现,在网上也是谣传甚广。
94年红磡报道,右上角为黄秋生报道
除此之外,他在《中国火》合辑中也有份露脸参与,还有姜文电影中他叼着烟卷潇洒地弹唱《美丽的梭罗河》的场景也被人津津乐道。
事实上,黄秋生是香港摇滚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虽是最初他带着玩票的初衷去做这么一件事,但他几张专辑的意义和质量绝没有那么简单。
他曾经出过三张唱片,参与过数张合集,而香港摇滚圈子里的多数有头有脸的人都有和他合作,其中有些作品的主题激进程度远超那些广为人知的,例如beyond、达明一派、太极这些知名乐队组合,而且他作品的风格也是包罗万象,动静皆存。
《支离疏》
黄秋生的第一张专辑,用他的话是“稀里糊涂被一个傻佬叫去做的”,当然是玩笑话,这张专辑唱片内页中提到了出品人为“独立时代”,这是香港当年的一个地下音乐组织,聚集着不少优秀乐手,后来对黄秋生音乐生涯帮助非常大的黑鸟乐队,也是在其中结识。
整张专辑曲风相对比较轻,开篇曲《冥想》民谣味颇为浓厚,歌词也十分生动,后面一首国语摇滚《我是一把火》则心系北京,“我是一把火”这句颇有“血染的风采”的韵味,这两首歌都展现了黄秋生罕见的少年生气。
之后的《习作九月二号》《她》皆为浪漫的情歌,前者以弗朗门戈为基调,异域风情扑面而来,而后者则是缓慢抒情民谣曲,歌词真挚,让听者都能触碰到黄秋生内心柔软的地方。
而后的专辑同名曲《支离疏》中描绘的内容俨然为《庄子》中记载的“支离疏”的现代解构,整首歌曲弥漫着blues的懒散,一股无产阶级的味道散发开来,这样的形象为他下一张专辑埋下伏笔。之后的《飞天婆婆》可以让人感受到黄秋生的一片童真,而《实在无法睡眠》歌词每一句都以“实在无法睡眠”开头,歌词对仗有序,一派Bob Dylan的味道,直抒当时许多港人三更半夜对未来的惶恐。
《吓》应该是这张专辑最为狂躁的作品,黄秋生骨子里的Punk劲展露无遗,Grunge的风格加上地痞式的唱腔,表达着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完全自杀》则用了中国民乐的元素描述了许多关于死亡的事情,专辑中制作人员皆用电影名来代替,所以具体是谁不得而知,但我猜测这一曲的编曲或许是刘以达,毕竟他后来在自己九六年的一张《麻木》中也大量使用到了民乐元素,其中几首也有与黄秋生合作。
《阳光灿烂的日子》
《当阳光射湿我的床》开头的念白“1994,北京”,则让我想到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姜文那一句“北京,已变得那么快”,这首歌的意象也是非常衬合《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影,两位毛左之后也有过相关合作,相互评价也颇高。
第一次的阳光射到我的床前 我就想起了你当第一次的微风吹到我的床前 我就认识了你理想的姑娘 有个迷人的故事当太阳刚刚升起就出现伟大的真理当第一次的阳光张开我的双眼 我就看见了你当第一次的微风吹开我的心头 我就拥抱了你红色的姑娘 有个动人的故事当我们看见太阳这故事就刚刚开始有前无后 有左无右 有上无下 有钱无忧永远向前 永不退后 伟大的人民 有个伟大的头当最后一次让那美丽的阳光 温暖我苍白的双手当最后一次红色火焰消失之前 让我向你挥挥手美丽的姑娘 我要开步向前走让你那迷人双眼 永远留在我心头
——《当阳光射湿我的床》
最后一首《饥馑色香味》则是重新填词的《完全自杀》,将之前的死亡意象替换成美食诱惑,也十分有趣。
《地踎摇滚》
黄秋生
发行时间:1996年12月
黄秋生青年时期开始接触左派文化,自此一发不可收,收集过像章、画册、毛主席画像,背语录、逛地下书店、上街游行也是家常便饭。
这一信仰就算在他一些电影作品中也有迹可循,例如《古惑仔III只手遮天》中有一场三合会吉祥物竞标的戏,其中有一件毛泽东半身像就是被“大飞哥”收入囊中。
他说他不喜欢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压迫人民,是坏的,就像郭达年曾说过他: “很多人都可扮地痞,但不是每个都愿意、有勇气站在地痞的一边骂社会既得利益者,黄秋生虽无法成为地痞,但他有这意愿和勇气,这令他与所有娱乐圈的人截然不同,令他值得所有知识分子用心去聆听。”
“地踎”在粤语中与“地痞”同义,更直接来讲,这里“地踎摇滚”其实就是朋克,而这张专辑也的确非常朋克,涉及话题非常大胆,更是以一种无产者的角度针砭时弊。
这一时期的黄秋生火气是最盛的,相较于上一张专辑的青涩,这一张开篇便是肆无忌惮的发泄,专辑同名曲《地痞摇滚》用了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一种最纯粹的PUNK态度,描绘了黄秋生心中的香港地。
而后的《 雷公劈友除世害 》这一首则是对大陆的腐败环境进行了批判,以Ska Punk的风格,用一种戏谑的态度,以底层人民的视角,希望“雷公”显灵,打雷劈死那些无耻小人。这首词曲均为郭达年所作,歌词讽刺辛辣,对仗工整,反映的是当年港人心目中的大陆,腐败落后却又好大喜功的情形。
而《莫须有》这首则是对大陆当年一些政治审判事件的控诉,至于针对的是哪些,大家可以参考这首歌MV中出现的一些记号。整首歌相较于其他几首,更为直接,一派九十年代Grunge Rock的气势。
不必 讲得出 某件事无需通知 亦不必 起诉书不解释 不公审 太碍事横竖是罪 甚么罪 没有意思想要怎么死 方肯瞑目?
——《莫须有》
《莫须有》这首为亚龙大乐队编制,当年的亚龙大也是初出茅庐,以Heavy Metal见长,也是黄秋生在“独立时代”认识的好友,而作词则是黄伟文,与之后老练辛辣的风格不同,本首则是硬桥硬马,炮火集中。
《无能用者》是我最爱的一首。这首歌的作曲却另有来历,在东欧剧变的波及下,捷克的反抗文化在伪共产主义的崩溃大潮下获得空间,其中一支indie乐队的作品辗转流传至郭达年的手中,半吟半唱的状态加上一把贯穿其中的小提琴吸引了他,他本想以《雷公劈友除世害》为题,后得黄秋生填词,便有了这首《无能用者》。
“无能用者”实为“无撚用者”,“无撚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并无卵用”。据说当时在录制过程中,录音师听完探出头对郭达年讲到,“哇!这首歌歌词好正,好似在讲我嘅一生”。
细细个 不愿返学 就注定长大无用
上两课 同女友走堂 在公园对住发梦
搞沟通 带头对话 校长话我係反动
係初中 老豆瓜埋 就决定听日返工
要打工 咪懒要尊严 尽快地冲落屎桶
几千蚊要食要住 饿死係生活一种
睇医生 逐样收钱 住院又计住费用
点样死 点样生存 莫非话我无能用
一生中 抱住砖头 为供楼不断打工
不倒翁 死唔得闲 人变成工具一种
计下数无净几耐 匆匆就捐入山窿
等收工 就快拉柴 望改善 你係发紧梦
——《无能用者》
之后的《今晚想去边》讲的则是一位酷爱约炮的人,在事后身体出现各种症状,心疑感染HIV,心思各路转变,最终却发现为医生误诊,而之后又踏入约炮大潮中,以Garage Rock的复古音色炮制,节奏跳跃,表演张力十足,风骚贱样跃然眼前,呼吁大家洁身自好。《快乐颂》这一首则是为他的儿子黄一一所作,适逢其子出生,便以此首纪念,以乡村的风格勾勒出温馨的景象。
而《阿门》则是以雷鬼的风格,加上广东粗口的文字游戏,表达了香港底层面临九七大限的心情。接下来的《盲毛》则是对街市盲毛的劝告,黄秋生一人分饰两角,扮演盲毛,自语呢喃,而后又打救盲毛,醍醐灌顶。《盲毛》这首为刘以达所作,曲风一贯刘以达的实验另类,噪音摇滚基础上又单独加开一条轨,将“盲毛黄秋生”的呻吟呢喃声录入,诡异十分。
《秋甜》是黄秋生为数不多的情歌,将自己名字中的“秋”字和从前心爱的一位女孩名字中的“甜”字相结合,便有了这一首,歌词真挚动人,旋律反复甜美的作品。
终於等到中秋节 回来共对也无言收起相思的花串 暮然泪已到唇边是否每个说爱的故事 都会永远留下片段千千灯影里 低声轻轻说 但愿热情未变
——《秋甜》
《学生哥97》这一首则是许冠杰《学生哥》的翻版,劝告的是新一代学生哥,用了比较旧式类似Surf Rock的吉他音色,鬼马度不输原版。而专辑的结尾曲,名为《蒙古杀手》,讲述了一位少年目睹了杀手的处刑场面,而若干年后自己又成为冷血杀手的这样一则关于循环、轮回的故事。曲风有一种Ambient音乐的感觉,更像是叙事电影,黄秋生冰冷的旁白让人不寒而栗,作为一位演员,对于音乐情感上的把握,更是十分足够。
《Bad Taste – But I Smell Good》
黄秋生
发行时间:2002年1月1日
这张专辑的封面内页,黄秋生身形百变,将莫文蔚、郭富城、谢霆锋等人的造型演绎,以讽刺偶像至上的文化。这张专辑的合作者更加多元,曲目都是好友帮选,与之前香港地下音乐圈的合作不同,应该是与他与日俱增的身价有关。
开篇一首《黑白乱讲》,翻唱的是《Tubthumping》这首著名的足球流氓之歌,与MC仁等人合作,用上了多种方言,歌如其名。而《I Don’t Wanna Grown Up》则可与Tom Waits那版媲美,相近的破嗓子,而歌词则改编成了广东词,小男人样十足。
之后一首《偶然》翻唱自陈秋霞,由徐志摩的词所谱曲,编曲方面为黄耀明,两位Anthony Wong触电,一贯的黄耀明Trip-Hop式的凄绝,由黄秋生这副老嗓演绎,别有一番烟味。《男人40无得捞》和《大佬》由黄秋生作词作曲,一贯的市井,传承的是自许冠杰留下来的粤语流行精髓。《All Apopogies》原唱Nirvana,《 Blowin’in The Wind 》翻唱的Bob Dylan,前者改编为电子化,后者那幅嗓音倒是学得不赖,多亏的是他那演员功底。
《幸福摩天轮》翻唱的陈奕迅的流行曲,与原唱甜腻的清新编曲不同,用的Jazz编曲,继续发挥他那宝贵的烂嗓,演绎着若干年后摇摇欲坠的摩天轮。
《海阔天空》由L.M.F编曲,风格倾向电子化,这首经典,作者写的是人生中的波澜惊涛,而黄秋生已经过了那个年代,演唱时自有一份看开在里面。
《尖沙咀Tommy》翻唱自许冠杰的《尖沙咀susi》,Tommy替代了Susi,香港废青标准形象。《活在当下》翻唱自香港独立乐队….HUH!的《Ice-cream Parlor》,重新用中文填词,更显深沉,在夜深之时聆听更添绝望。
罗大佑的《将进酒》,让黄秋生来唱,算是新瓶装旧酒,但旧酒又有新滋味,尤其是黄贯中通灵的电吉他,不同于原曲中那么纯粹的Blues,更加脏,而黄秋生演唱得也是更加肆意。
两千年之后的黄秋生功成名就,离“无产者”这个词越来越远,就像他近年摘下了家里那幅毛泽东画像,或许与年龄也有关系,或许与地位有关系,这一张专辑则少了一些火气,不过少不了的还是他那份玩世不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