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十年前的你是如何淘歌的吗?

十年前,在笔者还不是电子音乐爱好者,而是一位普通的“英文歌”、“欧美流行”音乐听众的时代,那时国内的音乐软件还没有日常歌曲推送功能,线上大部分听众不懂得厂牌,也不懂得音乐风格,还记得网上冲浪者们是如何寻找新歌金曲的吗?图片来自Instagram图片版权属于原主根据笔者的了解,稍微有点经验的听众则知道去音乐论坛、相关贴吧等网站浏览圈内人士推荐的歌曲和歌单,下载已经打包好的歌曲合辑文件。而剩下的听众(包括笔者)则是去Billboard等官方排行榜淘歌,什么歌排在前面就听什么,来者不拒。图片来自Instagram图片版权属于原主在榜单淘歌不仅十分便捷高效,而且适合大多数的听众,因为根据二八法则,排行榜中的歌曲可谓是全球80%的听众都喜欢的流行歌曲,不出意外大多会符合你的口味。而对应至电子音乐爱好者群体,有一个网站的排行榜也十分适合我们去用这种方式淘歌,它便是我们熟悉的1001Tracklists。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新年伊始,1001Tracklists按照惯例地发布了各大榜单和相关数据报告,整个2020年,1001Tracklists平台上总共增添了53317个新的歌曲列表,增长率30%,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其中11194个是现场直播歌曲列表,充分凸显了直播形式活动的突飞猛进之势。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2020年,1001Tracklists总共收录了近10万首新歌,其中Diplo、Ti?sto、Meduza分别打入年度最受欢迎的1001首舞曲前三名——《Diplo & SIDEPIECE – On My Mind》被评为年度最多DJ支持曲目,《Ti?sto & 7 Skies – My Frequency》和《Discopolis 2.0(Meduza Remix)》紧跟其后。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在2020年10月揭露的前101名制作人数据基础上,该平台再次发布了前150名制作人排行榜,夺得桂冠的是Heldeep Records厂牌创始人、Future House风格领军者Oliver Heldens,其别名Hi-Lo(小号)为这一成绩带来的贡献也功不可没。而2020年格莱美奖最佳舞曲唱片提名的MEDUZA排在第二位,剩下的前五皆为电子音乐界的重量级人物Armin van Buuren、Ti?sto和David Guetta。图片来自Oliver Helden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此外,网站还统计了曲目中各种电子音乐风格的占比,除了Dance综合类(Dance-Pop / EDM / Hard Dance等),剩下的则多被House及其子风格占据,按受DJ的欢迎程度排序和占比分别为:Bass House的14.4%、House的13.2%,Future House的13%和Tech House的12.2%。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值得提醒国内甚至亚洲听众的是,如你所见,这里没有Melbourne Bounce什么事,而同样是脱胎于Electro House的下属分支风Bigroom则“图上有名”,Bounce的是否受欢迎、有影响力等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若还不能“明”,请回顾DarkGlow近期的推文《Beatport证明了Bounce不是2020年最受欢迎的曲风》。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在专业权威的1001tracklist中,你能想到的所有与电子音乐有关的列表均有呈现。除了上文所列举的报告,网站还有DJ支持最多的曲目的厂牌、收听次数最多的10个电台节目等等,甚至还有根据用户数量比较的国家或者地区排名数据。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
而按音乐风格的列表必然少不了,1001Tracklists分别汇总了最受DJ支持的Tech House、Bass House、Progressive House、Electro House、Future House、Funky / Groove House、Drum&Bass / Breaks、Dubstep / Trap和Melodic House&Techno等等曲目,每种风格都收录了几数十首曲目,读者可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网站直接收割(歌)。图片来自1001Tracklists图片版权属于原主————————————————————————文章版权归电子音乐资讯品牌方所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