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永红|我的速写《大文坊》永红专页(总297期)

贾永红,陕西丹凤人,居新疆。著有中篇小说《青天作补》《迪化谋杀志》;长篇小说《草莽英雄》《悠悠阳关道》;长篇纪实文学《农民机场备忘录》;随笔散文集《流年碎影》;报告文学《足迹》;出版画册1卷;编著有《西部童话》(丛书10卷)《马经济与马文化》《宏泰散文选》《中国大漠青歌诗歌散文精选》《生命的奥秘》等各种文学作品十余部。诗作、散文、小说均荣获过国家级最高奖项;获省级以上各种征文奖项约20余个;1994年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曾联署给予奖励;若干篇作品被军内外有关部门编入十余种文集。新疆报告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主席。
视频《新疆风光》
我的速写

我有一友,锡伯族青年作家傅查新昌,写小说是能手,写文艺评论,也是高手。但我更惊叹的是他会速写。面对一个人,他端详片刻,铅笔触纸,噌噌几下,对方的大致轮廓便生动地跃然纸上,或风趣、或幽默、或夸张,都令人叹服!
我曾有心让他为我速写,但每次与他说话时,话到了嘴边,终是未能说出口来。笑!怕他画不像了,我又不好言说他罢!缘此,就想自己给自己速写一章,关起门来自我欣赏。

先说说我的“光辉”形象:
我属于其貌不扬的一类男人,因此,恐怕只能用“平常”二字来概括了。总之,平常的人不会惹人注目,大众形象,谁见了都觉得似曾相识。不俊不丑,不精不傻,普普通通。朋友圈内曾有人如此形容,说:永红嘛!长相憨厚,面如秦俑。为人忠实厚道,唯此,尚得众口一致好评。我想,这就够我消受终生。忠厚乃我贾门之风,据村里人讲,我的祖上就受人褒奖,忠厚的口碑延续至今。这应感谢我的列祖列宗,你难以想象,年幼时我是村上有名的“乖娃”,参了军后又有“出息青年”一说,我生在大跃进时代,接受教育在文革年间,因此,不可避免地遭受了政治运动所带来的种种不幸。

我属于成熟较晚的一代青年,风华正茂时不知道男欢女爱之事儿。所以,虽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依然不知道去和那个女子谈情说爱。爱情乎?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用一个朋友的话说:简直就是个傻鼻青年!所以,年轻时没有接受过异性的深情和爱慕的暗示。不要说像现在的小年轻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牵手、拥抱、接吻了,就是和女生说一句话都会臊的脸红。


现在该说说我的长相:
有人说我面相如秦俑,秦俑乎?我相信去过陕西临潼的人都应该对此有较为深刻的印象。典型的北方人种,首先长相不难看,其次棱角且分明,第三个头虽不伟岸但很敦实。大体上说得过去,大大方方,端端正正,不显小家之气。

有一点需要说明,浓眉,但不是大眼,当然也不会是“鼠目”,故,眼神尚好。这一点请诸位相信,我曾为中国空军军官,空军兵种对应征入伍者的眼睛尤其重视。鼻正、嘴阔,没有特征。曾有一嘴的好牙,牙好,曾被人赞美。不过,近二年开始跟我找茬,有点不甚安分,已有一颗离队开了小差。还有一二颗打了退职报告,被我好心劝慰。我在想,保不准那天它还会跟我别扭后悄然告退。但我已经想好了,它如果真要这样那就由它去罢!反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挡不住它!


再说说我的体态:年少的时候,我体质较弱,偏瘦。不仅体弱,还多病。浑身上下,长满了数不清疙瘩。为此,父母没少求医,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不该吃的也都吃了,猫头鹰、狼、狐、蛇,甚至还有人肉(别往坏处想啊!实际上就是胎盘)。
那会儿,只要能治病,只要能救命,什么都不想了!村上人还给我起了个绰号:麻棱!麻棱乎?其实就是空中飞舞的蜻蜓。但出人意料的事儿——我居然好了,蜻蜓竟变成苍鹰,17岁那年我参加了空军,从秦岭深处,来到了天山深处。走时我的个头1、68米,其后不到一年便升至1、76米,这个纪录由上个世纪保持至今。如今,人已花甲之年,身体适中,还好!退休了俗民一个,不用担心腐败到肚皮,自我感觉良好。

最后说说我的性格;
我曾经看过刘再复写的一本《性格组合论》。我一直在想我是怎样一种性格?内向?外向?刚性?柔性?似乎都像,又都不像。所以,每有人问我,我就不知道如何回答。先贤告诉我们:人的心胸,应该像大海、似高山,我对此顶礼膜拜。但年轻的时候就不这样了,争强、好胜,随着年龄增长,对世事就能看得就浅淡一点。想想人这一生,谁没有缺憾和太多的不尽人意之处?只要我们努力了,我们就应该无憾。至于做到与否,不在结果。因为,许多事儿并不是按照我们的意愿来的。我以前不知道于丹,后来朋友给我送来她的作品看,才发现她在诠释老子和孔子时,人生的经验竟如此了得!她说,长期困扰于人生的遗憾不能自拔,对一个人的生命质量会有所损害的。听她此言,我有同感。其实,我说把世事看淡,也就是这个意思。人生本就艰难,何必为难自己?凡事顺其自然的好!这样的性格,于人于己都有利。


好像还得说说我的个人兴趣;
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如果按照过去的那种说法,尚属“五毒俱全”之人,五毒乎?琴、棋、书、画、唱,当然,喜欢,并非都精。无论怎样,这趣味不算低俗罢!
曾在学校业余从艺多年,这可能与做民间艺人的父亲有关。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我差点成了专业的梨园弟子。8岁学拉胡琴,板胡二胡京胡都能来两下子,12岁练功,除了翻筋斗没练成,舞台上的一些基本动作,尚能略知一二。最高荣誉:校园文艺调演一等奖。

不喜欢足球,不喜欢的事儿,连看都不去看。过去在军中最喜欢的运动,仅为三项:军棋、象棋、扑克牌。水平不高,但人们都愿与我合作。优点是:不会为输赢指责他人!不过,得声明一点,我不赌博,所以不会麻将。据说这是街巷一种群众文化,尤其人在成都,你不会搓麻,会成为笑柄。笑!我无所谓唉。
最不喜欢的是逛大街逛百货商场,一方面会感到眼花缭乱,再就是嫌累!余下的最爱只有两字——读书!
参军时我17岁。
我在团部宣传栏看电影海报。
在部队经历了军队几次换装
1985年我成为谓之编辑,到南疆查阅档案并拜访2位开国少将。
新闻纪录片让我记住了南京长江大桥,这一天心想事成。
第一次到乌鲁木齐红山照相馆正儿八经地拍了张标准相片。
一次侦察演练,是不是像模像样?
最理想的书房吧
由区直机关机关工委、中华工商时报等7家单位联袂举办我的新书首发式。
正儿八经的做了宣传海报。
新疆电视台做现场采访,面对镜头我有些拘谨。
2004年我去山东寿光采访被誉为中国温室大棚之父的王乐义。
2003年到三亚中国种子的硅谷——南繁育种基地,撰写了《琼岛涅槃》。
由我主编的《西部童话》儿童文学丛书发行式在昆仑宾馆隆重举行。
2010年我在新疆成功策划首届“宏泰杯”网络散文大赛。
2017年到桂林学习网络平台技术,开启微旬刊《大文坊》之页。
2018年到安庆参访,在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故居与其亲属合影。
2018年冬与陕西长安书画院诸多艺术家在延川梁家河参访。
我的老同学们见证微旬刊《大文坊》编辑中心在我的老家淡贾寨落成。
本期诵读:雪松,中共党员,江苏南通人,从军十余载,主任播音员。获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评选的全国第二届“十佳播音员主持人”称号。
视频《悠悠桃花情》
▼滑动查看更多
稿件要求
1、来稿体裁不限,散文字数以1500字最佳。特别优秀的,可放宽条件;微小说1000字内。纪实文学(人物坊)可放宽至5000字內;诗歌(包括诗词)不限;书画及摄影作品6—8幅。上述作品均需作者个人照片和200字内简介。
2、来稿最好注明给那个作坊(大文坊正刊设有9个作坊:卷首、小说、散文、诗歌、童话、人物、书画、摄影、养生、评论)。
3、希望作品在具有文学性的同时,也能具有探索性和开拓性。具有先锋气质的优秀作品,是我们一如既往、一以贯之的追求。《大文坊》选稿和刊发的标准将努力向经典文本看齐。
4、来稿必须保证原创、首发,切勿一稿多投。为节约资源、节省空间,请投电子稿件。
特别说明
A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B时间有限、编稿繁忙,很难做到每稿必复。请大家见谅!
C由于版面有限,微旬刊《大文坊》所有的文学样式都刊载,请作者耐心等候。亦可投其它平台,对于作者寄出精美的作品本刊都表示谢忱。
D微旬刊《大文坊》视频、动画,及部分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主任
张兆昆
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成员
王明山 王舒漫 矫 健 叶俭秀
任茂谷 刘乃亭 欧阳静 林 仑
金 鑫 杨 洁 张兆昆 张春梅
高 伟 高丽君 瑞 娴 寒 默
吴婷梅 雷明军 黄当宏 贾永红
阿依古丽(排名不分先后)
微旬刊《大文坊》编辑中心
顾 问:矫 健
社 长:黄当宏
副社长:王明山 雷明军
社长助理:罗红
总编辑:贾永红
总编助理:牛军洁
诵读团队:
牛军洁 张雪松 贾勤路 王 倩
白 裙 李月梅 韩耀红 韩 涛
小燕子 郑 州杨 锋 曼 君
孙秀凤 董 灿方 亮闪立新
康定琴歌(排名不分先后)
法律顾问:李艳林
微旬刊《大文坊》全国文创基地
全国文创基地联络总部部长:陈志民
全国文创基地联络总部副部长:鲜薇
新疆乌鲁木齐市基地主任:王明山
陕西省商洛丹凤县基地主任:张佩英
陕西省商洛洛南县基地主任:黄当宏
河南省洛阳市基地主任:翟利甫
江苏省南通基地主任:杨洁 刘伯毅
海南省三亚市基地主任:赖波
湖南省张家界基地主任:黄道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