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版 |《罂粟女人》 第一章 婚礼上的阴谋(文/神编小妖)

提示:进入公众号首页,在留言板输入“罂粟女人”,可查看详情。

原创悬疑小说长篇连载
《罂粟女人》
有人说,她拥有天使的外表,却潜藏着魔鬼的力量;有人说,她的美丽,正是罪恶的藏身之处……
其实,罂粟花怀着与世无争的心境悄然降临世间,她的本意善良而真诚。她自爱,爱人,从未正视潜藏体内那种与世俱来的破坏力。娇艳欲滴的花朵,绽放着无与伦比的美丽,只为回报大地赋予她生命的恩赐。
她眷恋孑然一生的自由与安宁,却一次次被心怀鬼胎的人们侵扰。冰封的魔力,在罪恶的孕育下,悄然复苏……

第一章 婚礼上的阴谋
文/神编小妖
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五星级嘉年华国际大酒店旋转门前。
身穿白色天使服的孩子们陶醉地演奏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小提琴、单簧管、手风琴……银光闪闪的西洋乐器,似羞赧而温柔的少女,亲昵地窃窃私语,舌尖萦绕着妖娆诡谲的音符,击管拨弦,交织成无比动人的旋律,恬静、柔美、迷幻,营造出一种令人酥软的浪漫。
天空中一颗巨大的红色桃心氢气球随风拂动,上面印着一对新婚爱侣甜蜜的婚纱照。色彩缤纷的小气球围着红心翩翩起舞,仿佛舞姿轻盈的仙女们伴着一对神仙眷侣下凡。
一块印有“喜”字的大红色牌匾上写着:“ 李隽逸先生 林珊珊小姐”。
婚礼嘉宾多是当地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他们奔着一个人的面子前来——嘉年华大酒店董事长、林珊珊的父亲林岳樯。毋庸置疑,这场格外奢华的婚礼正是林岳樯一掷千金的作品。
时间像尚未化冻的冰块,缓慢地流动着。个头矮小微胖的林珊珊被一袭紧身束腰曳地长婚纱和一双12cm超高跟鞋折磨得快要窒息。
她表情僵硬地笑迎着络绎不绝的来宾,耐心已经快被消磨殆尽。看着身边神采奕奕的新郎和父亲,难以言说的委屈蓦然浮上心头。唯一一个支撑着她站下去的理由,就是那个尚未出现的身影……
一想到那张漂亮脸蛋被失恋的痛苦扭曲得不成人样:眼神呆滞而无助,浓重的黑眼圈令整张脸黯然无色,面颊上应该还挂着两行未干透的泪痕,愤怒使她嘴角颤动、脸色发白,可除了默默承受痛苦她别无选择……
在荡漾着喜庆气氛的日子里,一场悲剧即将默默上演,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和期待的事情呀,比客人们谄媚的笑容和应接不暇的红包要好看得多!想到这,林珊珊禁不住笑出声来。
54岁的林岳樯是个完美主义者,对一切事物追求尽善尽美的他眼里容不得一粒砂子。而与之矛盾的是,他可以为了女儿放弃一切,包括信念。
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招赘了一个不尽人意的女婿。
出生微寒、长相普通、戴着一副高度数眼镜的李隽逸一直没能完全博取他的认同,尽管他的为人处世无可挑剔:知书达理、才华不斐、谦虚又不乏闯劲……
但林岳樯总觉得,越过那面透着淳朴气息的眼镜片,会看到一种令他内心隐隐不安的东西。
此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就是这场由林珊珊亲自编排的中西风格糅杂的不伦不类的婚礼仪式。
客人们都赶早,人很快已经到齐。林珊珊迟迟没看见期盼着的那个人,脸色显得焦躁不堪。
“你怎么了?”
李隽逸一早注意到林珊珊有些反常,原以为是新婚的喜悦和婚礼庞大的阵势让她过度兴奋了,此时却起了疑心。
“本来想看一出好戏,喜上加喜……”
林珊珊含糊不清的回答让李隽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用手轻拂新娘的头纱,在她耳畔轻声低语:
“放轻松,婚礼就要开始了。大家都看着我们,待会可别失态噢。”
林珊珊没有听出李隽逸话语里隐含的深义,失望的心情被新郎的温柔语丝一扫而空。她双眸像盛了一汪波光粼粼的湖水,楚楚动人,印照出李隽逸被隐形眼镜模糊去了的深邃目光。
“嘭!”
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刹,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林珊珊吓得尖叫了一声,李隽逸脸色骤变,林岳樯眉头紧缩。
在场的人们惊愕地看向天空,那个印有婚纱照的红气球在空中炸开了,气球在空中打着旋,划了一道美丽的圆弧,触地的刹那彻底泄了气。
李隽逸被地板上那一抹殷红迷糊了视野,脚下的红地毯突然在他眼前“流淌”了起来,像血。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辆奶酪色的甲克虫踩着阳光徐徐驶来,在嘉年华国际大酒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英俊的迎宾小伙职业性地走到车前,姿态优雅地开了车门,迎下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
一个粉底蓝花束腰旗袍,一个银纱白缎裙角飞扬;一个媚眼红唇,一个淡妆浅描,像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和一朵素雅的白玫瑰。
仿佛受到舞台聚光灯的牵引,众人目光齐刷刷转向这边。三位重要人物全然不顾自己受了冷落,目光也驻足在两个女子身上半天移不开。
“红玫瑰”嘴角习惯性撇出一道轻蔑,右手小指勾起女伴的左手小指,有一丝肉麻的亲昵。“白玫瑰”脸颊有圈不大自然的红晕,眼皮也低垂着睒个不停,面部肌肉紧绷绷的,身体有些僵硬,任凭“红玫瑰”轻盈却执拗地“拽”。
两女子径直走到了新郎新娘面前。
林珊珊终于等来了她想见的人,却不知为何乐不出来。尽管方婧雅脸上的忸怩显露出她内心的忐忑与伤感,但她的清纯美丽一如既往地让林珊珊嫉妒到恼怒。
李隽逸心里像被灌了杯加冰加糖的浓咖啡,忽冷忽热、半苦半甜。“她怎么会来呢?”显然方婧雅的出现让他感到意外,但很快又想明白了似的。“这场婚礼早已惊动了大半个葛润市,更何况她呢”
最令他吃惊的还是站在方婧雅身旁那个盛气凌人的妖冶女子——颜香脂,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尴尬的场合?
向来稳重老道的林岳樯此时也有些乱。眼前的两个女子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了,此时看着她们,却像是隔着千重山万重水,看不清她们的面部表情,更看不清她们的内心起伏。她们的不告而来,究竟是走秀,还是别有意图?
林岳樯疑窦重生,却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笑脸相迎。他先跟方婧雅打了招呼,唤了声“小方,你来了。”迟疑片刻才转向颜香脂,却被她一个媚眼撞得心悸魂散。
随后,颜香脂“拽”着方婧雅走到新郎新娘面前。
李隽逸很绅士地跟他们一一握了手,说了些客套话。林珊珊却掩饰不住内心的不悦,挑衅地看着她们。
与其说是方婧雅天仙下凡似的登场令她嫉恨,不如说是颜香脂轻裘缓带、泰然自若的神气惹恼了她。如果说起初她对方婧雅的出现还有一丝期待,那颜香脂的同来完全就是意料之外,她心里暗自嘀咕,“可恶的狐狸精,竟然和这个死女人是一伙的?”
新郎和二位女子进行着礼节性的对话,新娘却双手抱胸,故意把头撇开,间或用余光乜了两人几眼。
颜香脂始终是一脸媚笑,倒也颇具亲和力。方婧雅起初的不自然也渐渐消失了,笑得清甜可人,笑得让李隽逸心生怜意、心绪万千。
一番“亲切”问候之后,颜香脂挽着方婧雅走进酒店大厅。
短短几分钟,却像过了几个钟头。三个人的心终于轻松了下来,各自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她们离去的背影。
几个可爱的童男童女穿着白色燕尾服和白纱裙,仿佛天鹅湖畔的小精灵,举止优雅地为来宾引路。
穿过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人造林。香樟、荷花玉兰、桂花树,凝翠传香。一片绿意盎然中,鸟儿啁啾啼唱,更添了一份欢喜因子。鹅卵石铺砌的小径,在幽静的林荫中蜿延前行。路边盛开着各色的或艳或素的花,星星点点,美不胜收。
小径的尽头连着一个桃心形状的喷水池,在阳光照射下,一弯绚丽的虹在水雾中若隐若现。以水池为圆心,一个硕大的露天广场跃然眼前。60多张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西点、水果、饮品。空气中飘着鸡尾酒的醉人味道和女宾客身上的香水味。
欧式的白色阶梯从旋转舞厅逶迤而下,延伸到广场中央。法国式的烫金镂花隔栏,白玉质地的扶手,显得清雅宜人。楼梯口,一座N形的花架被朦胧的轻纱缠绕着,上面插满了粉红色的玫瑰花和雪白的百合花。
喷水池前搭起了一座椭圆形舞台。红地毯从马路延伸到酒店大厅,又从大厅连缀到这儿。舞台上,一台 100英寸的液晶显示屏格外惹眼。正中一张白玉长桌,摆放着高脚玻璃杯搭成的“金字塔”和一瓶瓶陈酿的葡萄酒。
广场一角,儿童乐团在现场演奏着动人的乐章。轻盈的乐声响起,和软的秋风拂过,空气中飘逸着温馨和美的因子。
不知不觉天色已暗,广场上座无虚席。
人们的思绪还在随着美妙的乐声飞翔,期待着这场别开生面的豪华婚礼能带来一些感官上的震撼,一场突如其来的“停电”却让众宾客心里一惊。
三秒钟过后,广场四周由远及近亮起了无数个金光闪耀的桃心,是用一盏盏小射灯围成的。一个个桃心很快相连成网,把广场妆点成了一片满天星的花海。
人们开始欢呼雀跃,情侣们用依偎、拥抱、亲吻纪念这难忘的时刻。
舞台上打下一束巨大的聚光灯,新郎李隽逸就站在灯下。他彬彬有礼地向来宾们鞠了一躬,引来阵阵掌声。
聚光灯又从舞台上移到了白色阶梯上方。人们看到了娇笑盈面的林珊珊,她双手提着裙摆,小步往下走。
林岳樯在阶梯下方等待女儿,然后与她手挽手,迎着李隽逸痴情的目光走向舞台。现场一派温馨,惹人艳羡。
婚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当司仪示意两人接吻,并对现场观众作了一个“嘘”的手势,来宾们噤声敛气,心里都燃起一团火。
李隽逸深情地看着林珊珊,一只手撩起她的头纱,嘴唇向她的脸颊靠去。林珊珊却侧过脸来,用余光快速一扫四周,觅着方婧雅那张漠然的脸,然后微微撅起嘴,眼里尽是得意。
“在大屏幕上,我们即将欣赏到一场美丽动人的爱情童话!”
司仪话音落下,新郎新娘依偎着转过身面向液晶屏。
灯光由远及近熄灭,广场完全被夜幕笼罩。
随即,一首柔情曼约的英文歌曲如风拂耳、缓缓响起,屏幕上渐渐显出图像,是由新郎新娘的照片和一些专门摄制的影像剪辑而成的艺术短片,让来宾们看得心旌摇曳、感彻肺腑。
沉浸在大家羡慕的眼神和赞美的说辞中,林珊珊乐得飘飘然,忍不住又朝方婧雅的座位看去,却只见颜香脂形单影只。
李隽逸没有心思看屏幕,脸上撑着笑,内心却五味杂陈。亲吻前的那一刻,他也悄悄看向了那个座位,瞥见了方婧雅脸上的冰霜,感到透骨的凉意。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竟对音乐的戛然而止和台下忽起的骚动浑然不觉。
“没想到有钱人家这么开放……”
台下有人小声议论。
背对舞台、正在和贵宾交谈的林岳樯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看见大家的目光都直勾勾地盯着屏幕,顿生疑惑。
他转身朝那个方向看去,瞳孔瞬间放大。
只见画面上一对男女赤裸相拥,缠绵悱恻,此起彼伏的呻吟格外撩人。取景含蓄,只露香肩裸背。男人背对,女人脸庞依稀可见,但因戴着半截羽毛面具难辨相貌。忽而,男人一个转身露了脸。林岳樯霎时感到血往上冲——此人不正是自己的女婿李隽逸吗?
李隽逸和林珊珊此时也注意到了屏幕上翻云覆雨的画面,一时竟僵在了原地。
芊芊细腰,身段婀娜……哪怕再自欺欺人,林珊珊也看出来那个身材姣好的女人绝不是自己。
李隽逸懵了,对眼前这一切,他竟丝毫回想不起任何片段。
林珊珊两眼充血,恶狠狠地盯着李隽逸,恨不得撕碎了他。李隽逸张口难辨,哑巴吃黄连。
而此时,众宾客似乎还未察觉到“爱情电影”换了主角,以为这是林家别出心裁安排的压轴好戏……
“天哪!”
台下突然传来惊呼声。
李隽逸和林珊珊被这一声喊得近乎崩溃,惊恐地看向屏幕。
“妈呀!”
林珊珊脸色铁青,腿一软跪倒在地。
李隽逸来不及去扶新娘,却见不远处林岳樯竟也倒在了地上。现场乱作一团,有人忙着去搀扶,有人忙着打急救电话,有人依然定在原地,捂住张得大大的嘴巴……
屏幕上,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依旧是纤腰玉带舞天纱,而男人却换了角色——浓眉阔目、肩宽背厚,尽管已年过中旬,却仍是风流倜傥、气度不凡。
那个男人,正是商界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林岳樯。
颜香脂独自一人驾驶着奶酪色的甲壳虫,穿行在灯火阑珊的大街上。
后视镜照印出那张苍白的脸上,清晰地挂着两行清泪。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能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一样卸下伪装,做回最真实的自己。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切如此顺利地发生了,心里却这般难受。
躺在医院里的那个人,她终于如愿以偿毁了他。但如果他用生命赎了罪,她费尽心血处心积虑为他打造的无情炼狱,是否将成为活着的人煎熬余生的囹圄?
车子经过位于市中心的街心公园时,颜香脂看到两棵相思树夹着的木质秋千上,晃悠着一个落寞的身影。她停下车,擦拭了脸上的泪痕,戴上一副茶色的墨镜,悄悄地朝秋千走去……
清秀甜润的脸蛋上,残留了黏着眼线液和眼影的泪痕。夜里气温降了,微微得瑟的身子显得更加单薄。白色薄纱裙上层层叠叠的蕾丝花边随风飘展,远看像一朵洁白飘香的茉莉花栩栩开放……
轻轻的风吹拂着淡淡的忧伤……
方婧雅独自坐在秋千上,愁绪纷飞。
“怎么撂下我跑了?”
颜香脂一句娇嗔打断了方婧雅纷乱的思绪。
“后来怎样了?”
方婧雅略略一惊,然后又是一脸漠然,淡淡地答非所问了一句。
“没有脱离我们的预想。”
颜香脂微微一笑,颇有些功德圆满的骄气。
“是吗……”
方婧雅似乎对这一回答并无兴趣,仍是神色麻木、目光呆滞。
“林老头子也栽了!”
颜香脂的语气更添了一分得意。
“什么意思?”
方婧雅嘴唇半张,一脸疑惑。
颜香脂将当时的情形一五一十跟她说了。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
方婧雅惊愕地张大了瞳孔,声音有些打抖。
“没跟你商量是么?”颜香脂语气里带有一丝不屑,“我什么时候要靠采纳别人意见而决定一件事了?”
方婧雅显然气极了,牙尖咬住下嘴唇,眼眶泛起泪花。
“今天,是你复仇的日子,同样也是我的。”
颜香脂唇角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转身欲离去。
“了了!”
方婧雅突然喊了一声,对方怔在了原地。
“你很惊讶这个只有男人知道的名字怎么会被我知道吧?”
方婧雅幽幽地说道:“我还知道你的另一个身份……”
说罢,从绣珠挎包里抽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递给颜香脂。
“这是……”
这回轮到颜香脂瞪大了眼睛。
“也许是命运安排,我们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方婧雅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
黑白照片上,一栋简陋砖房前的桃树下,一对年轻夫妇肩并肩靠在一起。面容清癯的少妇搂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三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照片侧角的竖排繁体字依旧清晰: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五日 喬遷新房畄影。
拿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颜香脂泪眼迷蒙,那些常常在梦中出现的场景在眼前浮现了起来……
作者简介
神编小妖,笔名神经小妖。”80后”,楚楚动人的女汉子一枚。《劳动时报?周末》主编。文思诡谲、文笔亲切;煽情高手,偶尔有些小幽默。爱策划一些稀奇古怪的活动;靠笔杆子讨饭吃,擅长纪实文学、抒情类散文、文化评论等,偶尔写写诗和小说;喜欢猎奇,尤其爱写身边人的故事,期待你们成为我笔下的主人翁!
第一章 神探小妖解析
When(何时)
2008年9月7日 季节:初秋
Where(何地)
-葛润市-
五星级嘉年华国际大酒店
位于市中心的街心公园
Who(何人)
颜香脂:看似方婧雅的闺蜜,与方一起实施了在李隽逸和林珊珊婚礼上的“复仇行动”,和林岳樯看似关系暧昧。长相妖艳,举止婀娜。她的另一个“只有男人知道的”名字叫“了了”。林珊珊眼中的“狐狸精”。显然,林珊珊并不知道颜与方的亲密关系,所以会暗自嘀咕,“可恶的狐狸精,竟然和这个死女人是一伙的?”
方婧雅:和新郎李隽逸曾有过一段情,对李怀着又爱又恨的情感。同时也是林岳樯非常熟悉的人,林称她为“小方”。看似比较纯情,好像又有点腹黑。长相美丽。
李隽逸:和方婧雅、林珊珊之间有着情感纠葛,当天正与林珊珊举办婚礼。“出生微寒、长相普通、戴着一副高度数眼镜的李隽逸一直没能完全得到林岳樯的认同,尽管他的为人处世无可挑剔:知书达理、才华不斐、谦虚又不乏闯劲……”
林珊珊:林岳樯的宝贝女儿,李隽逸的新娘,对美丽的方婧雅“羡慕嫉妒恨”。似乎和颜香脂也很熟悉,而且充满敌意。个子矮小微胖。
林岳樯:嘉年华大酒店董事长、林珊珊的爸爸,与颜、方二人的关系比较神秘。“完美主义者,对一切事物追求尽善尽美的他眼里容不得一粒砂子。而与之矛盾的是,他可以为了女儿放弃一切,包括信念。”风度翩翩、腰缠万贯。浓眉阔目、肩宽背厚,尽管已年过中旬,却仍是风流倜傥、气度不凡。
What(何事)
这天是李隽逸和林珊珊的婚礼,方婧雅和颜香脂不告而来。而后婚礼上出现“桃色视频”事件,视频的主人公正是新郎李隽逸,画面切换后,视频主人公又变成了林岳樯。这一突发事件导致林岳樯、林珊珊父女接连在婚礼上昏倒,一干人等出尽洋相……
Why(何故)
方婧雅报复李隽逸,表面上看就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后,当颜告诉方“林老头子也栽了”,方很惊讶而且有些愤怒,可见报复林岳樯是颜的个人行为。究竟为什么?就要看后面朋友的续写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