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湖夜话]柯尊国的随笔《旺夫旺家母仪天下》

旺夫旺家母仪天下
在“三·八”妇女节即将到来之时,我向所有的母亲及妇女姐妹们推介大清帝国名臣李鸿章母亲的故事,妇女为人妻为人母是天经地议的道理,她们辛勤劳作,无私奉献,养育子女,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伟大的母亲。旺夫旺家的妇女能使家庭兴旺发达三代,李鸿章之母却应验了历史典范青史留名。关于李鸿章母亲身世的说法,一种说李母是安徽合肥一名士李滕宵之女,一种说法是李鸿章之祖父李殿华捡来的一个弃婴。对李母的身世暂不追究,故事只是讲捡来的弃婴改变了李家的命运。慈善之家必有余庆。李鸿章的爷爷是安徽合肥的农民,家有几亩薄田,可算有产。李爷爷还懂些医术,农闲时在乡间行医治病,因此,日子较之平常农家好过些。一年冬天,李爷爷外出行医回家,听到路边草丛中有婴儿在哭泣,李爷爷就动了恻隐之心,回过头去一看究竟。原来弃婴是个女婴,正在出天花,那年代出天花是要人命的病,而且会传染他人。李爷爷宅心仁厚,就把弃婴抱回了家,他以精湛的医术治好了弃婴的天花,并决心留下养大。这弃婴后来就是李鸿章的母亲。也不知道弃婴的父母是谁,女孩就随李家姓李。女孩也知道自已是捡来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勤快干活。在清代女人从小就要裹足,由于她没有母亲,也没有人给她缠足裹脚,到十几岁了,长成了一双天足,而且由于幼年出天花落下了一张大麻子脸庞,非常丑陋。在当时这样的丑女子很难嫁人,李家人没有嫌弃她,还把她留在家里。左邻右舍都笑话这个长得丑陋一脸麻子和一双大脚的女孩。但女孩并不自卑也不把左邻右舍的冷语放在心里,只知道勤快干活打理家务。又是一年冬天,女孩干活实在太累了,就倒依在灶台前睡着了,李家的男孩就脱下自已的外衣,轻轻地披盖在女孩的身上,这一幕被李鸿章的爷爷看见了,李爷爷当下有了想法。等到两个小孩到了适婚年龄,李爷爷就作主让儿子和这女孩成亲了。但谁也没料到,这一决定却彻底地改变了李家的命运。“好女人旺三代。”从此李家富贵无比。李鸿章的母亲旺家旺夫,李家从这埸婚事之后一一得到了应验。李家的儿子李天安天资平平,八岁开始读书,到了十三岁,同龄人都考上秀才了,他才读完《四书》和毛诗,连年考试,年年不中。娶了李氏婚后,在李氏的陪护之下,突然一帆风顺,李鸿章的父亲李天安21岁中了秀才,23岁中了举人,37岁考上进士,到朝廷刑部任职后,仕途一路顺畅。李母一口气先后为李家生下了六儿两女,个个抚养成才,高官厚禄。他们是李瀚章、李鸿章、李鹤章、李蕴章、李凤章、李昭庆兄弟,长女嫁给提督张绍棠,二女嫁给知府费日启。她的儿子帮助清政府打败了太平天国后,有一年清政府总督“换防”,李鸿章从湖广总督的位子上北调京畿,去任直隶总督,留下的湖广总督的职位恰好由他的哥哥李瀚章接任。当时李母正和儿子住在总督府内,总督调换了,而总督的母亲是同一个人,老太太是不需要“挪窝”的,调走了一个总督的儿子,调来一个总督还是她的儿子。乡间邻里羡慕地传出话来:“人家李家总督换防而老太太不用换防”。其福份真是人人仰之。此后,两个总督又有几次这样的“换防,”老太太仍是“他们换他的防,不关我的事。”后来,虽然李天安官至刑部侍郎,李鸿章、李瀚章分别官至总督,李母仍粗衣布衫,保持了艰苦朴素的本色。后来,李母83岁在汉口寿终,载有李母遗体灵柩的大船,从汉口顺江而下,长江两岸一路官员迎接送往不敢怠慢,中经巢湖、店埠河、全羊河水路运至磨店乡,合葬夫墓。在磨店来说无疑是一次盛大的典礼。二十多年以后,清政府还追封她为“一品夫人”,晋封为“一品伯夫人”,晋赠“一品侯夫人”。那时,她的儿子都已去世了,清朝政府仍念记着她,可知她的身价在清朝历代的皇帝眼里,都是不低的。以上故事,说明母亲的伟大在于旺夫旺家,要有兴旺民族的家国情怀,才能垂铭青史。
柯尊国,湖北大冶市人,退伍军人,共产党员。湖北省作协会员,黄石市作协会员,黄石市散文学会会员,大冶市作协理事,大冶作协矿业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15年出版散文集《大广山的故事》,2017年出版散文集《铭记》。
《新东西》编辑部
主 编:向天笑
征稿启事:
1、原创首发,诗歌(除旧体诗词外)、散文、小说、评论等作品,拒绝一稿多投。第一次投稿附百字内简介加个人清晰生活照一张。除文档附件外,请在邮件正文里粘贴一次稿件,便于编辑查看。
2、作者文责自负,如有抄袭侵犯他人权益,本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连带责任。
3、投稿作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东西》或添加主编微信hbxtx168及时查阅作品刊发情况。如果没有关注公众号,谢绝来稿。
4、关于稿酬:20元以上的微信赞赏一半归作者,一半用于平台管理;20元以下以及七天之后的零星打赏不再分配。
5、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