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教师随笔:我来到你的故乡

青石脑包。依着巍巍阴山,车子驶出百余公里,我还不确定你的故乡,是否是一直以来藏于心间这个影影绰绰的名字。穿越阴山时,进入一座幽长的隧道,仿佛是某种隆盛的仪式,必须要经过一段明明暗暗的灯火,才能迎来一场盛大的重逢。尽管,那里已没有你。隧道出来,身后铺满午后阳光的远山,看着有点眩晕。脚下是一路向北的二广线,在一望无际的蒙古高原上,绵延至地老天荒,绵延着我的欣喜与悲伤。九月的高原,风大,车子稍微给点速度便感觉要飞出去。不时路过一湖寒水,风吹皱了湖面,涌起层层深黑的波纹,刹那间楚天云梦的壮阔与迷离。湖边有时聚了一些牛羊,兀自啃着荒草,消化着寂寥。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又悄无声息地遁于无形,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一场幻象。特别是只有我一人,一人行走在这广袤天地之间半天不见人影的时候。夕阳已呈血色,看看导航,还有二百公里!你告诉我,也是幻象吗?停车,下车,风呼啸着瞬间侵袭了我,已是塞外深秋的冰冷,瞬间击碎了头脑中所有的联想和游离。环顾周遭,天高地阔,衰草漫野,风声渲染的世界从未这么安静过,安静得令人心生悸怖和恍惚。走吧,就算是梦,也要走到梦醒。远远地,远远地,竟然,竟然看到一个收费站!九霄万仞之下,荒原万里之中,竟然还矗立着一座散发着人间气息的收费站!瞬间更觉玄幻。一人走得久了,猛然看到远远走来另一人,反而觉得害怕,甚至怀疑是否同类。走到跟前,里面探出一张年轻可亲的脸,微笑着跟我招呼,我跟他打听青石脑包,他随即一脸惊诧,郑重地提醒了我南辕北辙这个寓言故事的含义。我说导航是走这边的,他说顺着这个方向再走下去你就要出国了。愕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通关径直走下去。你说过,你的故乡在很北的北方。后视镜望出去,收费站的小伙探出身子使劲做着让我原路返回的手势,按几声喇叭,算作回谢。夕阳摇摇欲坠,夸父逐日般地竭力追赶一阵,最后天地终于陷入漆黑一片的时候,距离导航上显示的目的地还有一百五十公里!荒凉广袤,疑窦丛生。在路线对错的反复纠结斗争中,驶过暗夜里一簇簇灯火寂寥的村落,随之再钻入一片片无边的黑寂,交替许久,终于在路边高耸的巨大标牌上,看到了惊心动魄的四个字:土牧尔台!你曾说过,你家就在土牧尔台附近!这是一个荒凉的小镇,只是走了六个多小时更为荒凉的夜色,镇上那些伶仃萎靡的霓虹,都令人觉得灿烂繁华。下车,在街角并排三个很小的超市中挑了最大的那个,走进去。迫不及待地先问老板青石脑包是不是就在附近,得到了非常肯定的回答!突然想哭。买了月饼,牛肉,烟酒,酸奶,水果……塞了满满一后备箱,还跟老板换了现金。老板很兴奋,问我怎么买这么多,听我说是去看望好朋友的父母时,很激动,当即又送了我一盒月饼。驶出小镇,又陷入一片无边的黑暗,不是就在附近吗?除了自己的车灯,天底下,再不见半点星火。约莫半小时后,一簇光明进入视线,那是一个加油站,被掩埋在亘古夜色中。从加油站旁边的小路驶进去,又是一片无边的黑暗。车灯下,是一条新修的柏油路,在连续起伏的地势低洼处的道路两侧,竖有矮矮的白色护栏,呈现一种特别的视觉。在其中一处护栏停下车,降下半截车窗,瞬间一股混杂着松香的寒冷空气蹿了进来,道路两边是一片神秘的松林,风呼呼地刮着,掠过松林发出诡异的声音,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更显得周遭一片原始的静寂。走吧,穿过前面这片松林,总觉得你就会站在路口,向我招手。再看导航,青石脑包,还有一公里!其实,就是转个弯,便到了路的尽头,幻想了十多年的村子,你的故乡。村里漆黑一片,车灯所向,尽是断壁残垣。七拐八拐,终于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停在门前,院子里的狗便狂叫起来,和着风声,慘厉凄然。一个女人出来问我找谁,我赶紧报上你的名字,她迟疑了一下,似有所疑,说不知,但指给我另一门口高悬孤灯的人家,说你去问问。看得见那盏高悬大树的孤灯,很近,但是开车过去,依然两次折进因墙垣倒塌壅塞而成的死胡同,好一顿挣扎,才勉强灰头土脸地原路折出,又一顿寻觅,终于开到了那棵大树下面。一个男人来到大门前,说他跟你家是本家,你的父母也已不在了。……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砸在地上,掷地有声,仿佛能穿石,千疮百孔,神形俱灭。木然间拿一条烟给他,一再婉拒后,我把烟放在了院子里的台阶上。他说并没有帮我忙,不能收。我说见不到你的父母,见到他也觉得亲切。他挽留我住一夜,明早再走,我只说我从二连浩特回来,也只是路过。上车,瞬间哭得不能自已。纵然此生无法再见,我还是想来看看你的故乡,看看你的父母,想在你睡过的炕上睡一夜,想给你的父母洗洗脚,也想从你的父母这里找找你的影子。可是,一切都不可得了,即使我再行走一百一千一万十万公里人迹罕至的高原,我也始终不能再见到你了。没有你的故乡,我悲伤了十余年,连你父母都没有了的故乡,想念的最后凭据都彻底不见了。原路返回,又过土牧尔台,这个你跟我说过小时候经常骑车来这里买东西的小镇,曾经还因此摔倒在路边雨后的一个小水洼弄得满身是泥的小镇,今夜过后,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来,一扭头,也可能就是一生。前面是来时路上蒙古高原无边的夜色,多么希望你就坐在我的旁边,我很困,眼睛也疼,你醒来,再给我讲讲那些我都快要遗忘了的我们的故事啊。翌日清晨,经过一片美丽的湖泊,我停车下去,走啊走,走不完的草地,高原秋日的衰草也好美,好一阵,我才走到湖边。湖面阴沉,涌起层层深黑的波纹,还有一只灰色的水鸟亭立在疏黄的芦草边清越地叫着……你也曾无数次穿梭过这片高原,可是,这些,你还没跟我说呢。作者:准格尔旗第二中学 乔梓林
责任编审:康 铭
编 审:郭雄华 田万顷 田二元
来 源:学习强国平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