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忙闲记

忙闲记
用两个月时间,慢慢适应了清闲的生活。早上6点左右醒来,再不急着起床。靠在床头看手机到快9点,直看到双眼干涩脖颈酸疼,这才慢悠悠起来吃早餐。 时间多起来,吃的却越来越简单,似乎闲着,就不需要更多的营养,待在家里活动少,也真是无法消化掉太多的食物。滚烫的水,浇在混合了五谷的芝麻粉上,有时油煎蛋,有时咸鸭蛋,再来一小块点心,就足够了。 窗户大开,早晨的空气清新到爆,五谷的香冲进鼻腔,忍不住吸两下,许许多多的小陶醉便如春天山坡上的花香一般顺着肺腑而下直达全身。新的一天开始了。 之后便是整整一个白天。目光盯会儿手机,再追着窗外的太阳,从东到西,一天就飞走了。似乎很慢,也似乎很快。 无论快慢,内心都有一种浪费生命的感觉。 浪费就浪费吧,生命就是用来浪费的。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可浪费的时候我不开心,内心有着无数的焦虑,随后,就是时光被浪费了的罪恶感。我不知像我这样生活的人会不会和我一样,但我真的无法停止对自己反反复复的追问:你还这么年轻,就真的什么都不干了吗?就一直像这样闲下去,到生命的终结吗?你活着的价值又从何体现呢? 我无法回答自己。 前几天读到阎连科的一篇随笔,他在文中写道:“作家是那种无论你多么幸福,都是内心充满焦虑和不安的人。作家是那种在世界上最爱自寻烦恼的人。”我从不敢自称为作家,但很多时候,我都能体会到阎连科所说的那种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它们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像一群受到惊吓而一路狂奔的怪兽,没有目的,更不知原因,时不时就会侵害我的思维。除了拼命压抑,努力不让这群怪兽冲出自己的身体,还能怎样呢?有时会想,自己真是一个自寻烦恼的人,可谁又能管得住自己的意识呢? 或许是自己太闲了吧,如果忙起来,一直奔走在路上,哪还会有时间去顾及这些细微的感受呢? 忙或闲的体验,每个人都应该是不同的吧,而幸福与否,是相对而言,更多的时候,它来自于比较,当一个整天忙碌而内心又非常渴望清闲的人,某一天,他真闲下来,那一定还是蛮享受的。当然,这必须有一个大前提,这突然的闲,仅仅只是几天,过后还会是遥遥无期的忙碌。当然,这世上也不排除整天无所事事却乐享其中的人。毕竟,人是这世上最复杂和奇怪的动物,人性虽相似,却依然各有不同。 初一早上微信拜年,和一位好文友多聊了几句,我问他过年有没有想着出去逛逛,平时异常忙碌的他告诉我,此刻,他正坐在父母的床边陪二老聊天。他说,喜欢这种闲暇时光,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这样坐着,就能生出幸福的感觉。 听他此言,我心感慨。遂想起庚子年间的自己,除了因疫禁足在家,其余时间,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外奔走,八个月,240多天,没有一天是安安心心待在家中,致使自己从最初的享受忙碌,到生出疲于奔命的感觉,最终导致了辞工回家。 犹如被困笼中多日的鸟儿又重回蓝天一般,我尽情遨游在自由自在的风中。行走街头,经二路上,曾经的繁华不再,即便是年关将至,也不复当年的熙熙攘攘。不由感叹时代的飞速发展,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今后的路在哪里,未来可期,却有无数可能,都是个人无法把控的。更多的时候,开车出去,行至郊外,寻一处空旷之地,仅仅只是坐着,田畔边,草地上,树丛中,河滩里,都留下过自己的身影。抬眼远望,山外是山,山影由大到小,重重叠叠;仰视高空,天外有天,天穹由深至浅,雾雾茫茫。看一只鸟儿,飞来又飞去,由远至近,又由近至远,最后消失不见。是什么隐藏了它的身影?它忙忙碌碌是为何因?只是为了有一口气而活着吗? 天马行空,仅仅放飞一下自己的思绪,也觉美妙之至。可是,人却不能如一只鸟儿般活着,况且,子非鱼乎焉知鱼之苦乐? 之后便是沉静。一切又回归到日常。 望着镜中自己日渐衰老的容颜,心心念念想着去拍一套古装照。红颜似水,人生如梦,只为存念给那个年轻些的自己。在30、40岁的时候,我就曾照过,知道这是个大工程,从预约到拍照,从初选到精修,从制作到取回相册,需花费好几天的时间。在上一年的12月初我了却了自己的心愿,选套餐、选服装、选化妆师,在一次次的上妆和卸妆中,把自己折腾得疲劳至极,笑容是勉强的,肢体是僵硬的,直折腾到腿抽抽筋还停不下来。没过这样体验的人,是想象不出这种辛苦的,真是应了“花钱买罪受”。这样的折腾,也只有闲人才可以承受。 因受疫情影响,去年计划的远行一拖再拖,到12月底,思忖再三,还是决定放弃。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得珍惜。如果执意坚持出行,那就真是给自己添乱。这也让我更加懂得,一定要珍惜当下,永远不要用“下一次”来安慰自己。只要闲下,那就说走就走吧。 过了元旦,春节很快就到,有了期待,日子似乎过得快起来。收拾屋子,把平时照顾不到的角角落落都打扫干净。站在清爽明亮的家里,愉悦感顿生。每一份好心情都来自于踏踏实实的付出和努力。 开始网购年货。以往都是在超市购买,而今年,只要可以网购,便都在网上。先看,后比,再下单,然后是等待,再到收货,心里有了惦记的东西,感觉每一天都是充实的。比起超市购物,网购似乎更费时间。特别有成就感的是买回一个1.2米长的双层花架,从组装到把几十盆花妥妥贴贴摆放上去,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和时间。 终于等到儿子放假。儿子回家,家里天天就是节日。最明显的体现便是做吃的,平时觉得麻烦的,这时不觉,包饺子,包馄饨,炸春卷,炸麻叶,忙得不亦乐乎。收拾完厨房,才发现黄昏已至,一天时间,就这样在烟熏火燎中过去了,很充实,很美好。 忽然发现,忙了好还是闲了好,似乎全看自己心态。 世上最难是两全。闲或忙,都刚刚好,那该有多好。作者简介:楚秀月,笔名十月传奇,新疆人,现居宝鸡,出版诗集《拥我入怀》一部。点击在看
送你小花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