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和流浪狗 作者:樊晋江|天马竞辉4767期

子安和流浪狗
子安今年二十岁。三年前,追求一个姑娘,人家没看上他,断然拒绝了他。子安感到很失意,突然想去徒步。三年来走了川藏线,去了越南,外蒙古。走西藏北线,去珠峰大本营。
年初,由于新冠疫情,子安被困西宁,到三月疫情有所控制,子安决定徒步青藏线,由西宁到拉萨,再去挑战尼泊尔。
子安在西宁做了小推车,带上装备,食物,从西宁出发。
子安想养一条小狗。徒步青藏线,要过可可西里无人区,海拨高,路程漫长,气候恶劣,冰天雪地。
入藏线路有几条,每年由川藏线,滇藏线到拉萨徒步的人不计其数。而徒步完成青藏线的人凤毛麟角。有人还在假徒步,时而坐车,时而步行。而子安自开始走青藏线,午时12点午夜零点都在网上直播,吸引了众多粉丝。
可可西里无人区不只是气候恶劣,还有许多野生动物,有可爱的藏羚羊,野耗牛,野驴等,但还有狼和熊等食肉动物。子安听说一对情侣徒步青藏线,走到可可西里,搭帐篷睡觉,双双被狼咬死,养条小狗,不一定能战狼,关键时可以报信,及时防备。
青藏线上,人烟稀少,时常上百公里路上荒无人烟,寂寞难耐。养条小狗,逗个趣,说说话,同饮共食,也是个伴。
路途上,子安见有野狗乱窜,还有小狗,只是不好抓。到青海湖北岸时,子安幸运抓住一条小黑狗,便收养下来,取名红豆。
子安感觉完成了此次徒步的一件大事。走完青藏线约要4个月,小狗在路上会慢慢长大,朝夕相处,可以建立感情,相互依赖。
一切具备,剩下的交给时间,毅力和身体,当然还有运气,若子安和小狗双双入了狼口,徒步也就失败了。
收养了小狗第8天,在荒野,子安遇到一条流浪狗,和红豆有点像,四蹄皆白,四眼,一般的土狗,只是比红豆大许多。大狗跟在子安车后随车行走。子安见狗可怜,喂了些肉,大狗便跟着小车,赶都不走了。子安不知大狗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为何流浪。子安猜想,可能是徒步的人将狗丢弃,所以狗见了徒步的人便跟着走。子安见狗赶不走,就将狗拴在车后,狗也不反抗,好像喜欢被人牵着,那怕失去自由,那怕路途艰险。饿肚子的滋味实在不好受,饥饿时自由便不再高尚。子安想先养着,到有人家的地方将大狗送人,对它也是一个交待。子安明白,自己形同流浪汉,居无定所,多数时间睡帐篷。关键子安收入有限,难以养活两条狗。
大狗跟子安走了两天,大狗便把子安当了主人,见有人或狗靠近子安和小车便主动出击,将其赶走。
子安给大狗起名叫虎子,第二天改为白虎,第三天改名叫青虎。感觉该叫的名字很多,但又都不合适。大狗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名字。
大狗徒步时爱走马路中间,子安叫也不听。夜晚在帐篷中两条狗偷吃了子安腌制的一块大肉,口渴难奈,将存水的塑料瓶咬烂,喝光了瓶中存水,仍然口渴,在帐篷外添食冰霜。
在都兰住宾馆,狗不能住店。小狗狂叫,人们无法入睡,子安只好把两条狗带到房间。没有住过房间的两条狗充满恐惧,不敢入室。折腾到凌晨2点,子安太累了,睡的很沉。大狗把充电宝的线路咬断。起床后子安去买充电宝电源线,两只狗把房间床单,被套咬烂,狗在房间拉屎,撒尿。子安回来,一脸无奈。流浪狗形同野狗,不懂规矩。子安收拾了房间,赔了损坏的床单,被套。
子安在县城找到流浪狗收容所,希望人家收养一条狗,但工作人员说,狗会做无公害处理,也就是安乐死。子安于心不忍,决定先收养着,路上遇到好人家,将一条狗送出去。
子安待狗很好,也很慷慨,不肯让狗饿着。为他们买鸡肉,牛羊肉。牛羊肉38元一斤。子安得出结论,两条狗不爱吃米和面。
子安喂大狗吃肉,爱动狗食。大狗凶子安,子安不解,我喂你,你反过来凶我。其实,狗护食是天性,如人护财,也是天性。狗的世界观是,到我嘴边的肉就是我的,不容别人抢。自然界食物有限,来之不易。食肉动物本性如此。子安不懂,还打狗,被人多次举报虐狗,子安不明白为什么!子安是真傻,不是假傻!
在徒步路上,有人要收养小狗,子安舍不得,打心眼里想留小狗。
走到宗家镇,遇到一个种枸杞的农户,表示愿意收养大狗。子安问农户为何要养狗,是否要吃狗肉。在此地是否长期居住,如果你回老家过冬,狗怎么办。农户一一回答了子安的问题,表示自己喜欢狗,发誓一定待狗好。农户要给子安50元钱,子安不要。说只要待狗好就好了。
子安见农户迁狗远去。大狗不停回望,不肯走。大狗消失在子安的视线中。
子安心里发虚,一路走的很慢,不停自责。找回来,怕养不活。不找回来,怕被人吃了狗肉,良心不安。如果现在不去找回大狗,这辈子大概不会再见到大狗了。走出近二十公里,来到诺木洪五大队,子安投币决定是否找回大狗。原定投三次,结果投了二十多次,大多是要找回。于是找一私家车,车费80元,返回宾馆,想问老板是否认识那个种枸杞的人。当车到宾馆门口时,大狗已在宾馆门口守候,脖子上挂着半截狗链。原来大狗挣断了铁链,跑到和子安分手地点,希望子安还在那里。当在宾馆门口看不到子安时,大狗感到绝望。但它又不肯离去,也不知道去何处找子安,只好守在宾馆门口撞大运,希望子安能回来。
大狗和子安激动拥抱在一起,大狗如果表情丰富,一定热泪盈眶。子安已哭的稀里哗啦。子安决定自己和两条狗,仨兄弟同闯可可西里,无论前途艰难,凶险难测,饥寒交迫,至死不分!

作者简介:樊晋江,原国营企业职工,现自由职业。爱好文学,写作。有作品发表在《金昌日报》手机报上。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