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文学》4788期‖山东作家夏红娟:那个逃兵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夏红娟,1971年出生,籍贯济南,生于莱芜长于莱芜,就职于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山东局水文队,山东省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
那 个 逃 兵【散文】夏红娟(山东济南)
不用揣测与怀疑,我,就是那个逃兵。 逃兵,在百度百科上这样解释:“汉语词语,一般新兵在部队训练,指未经上级批准而擅自逃离部队的兵士。现在泛指因怕困难、危险而擅离工作岗位的人。”我不是士兵,不存在逃离部队的情况,坦白的说,即使自己真的是个新兵,也不会逃离部队,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因为我是个分得清轻重的胆小之人,军队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真枪真刀的,开不得玩笑。从1991年参加工作已有28年的时间,掐指算算,自己在工作中还算中规中矩,不属于拈轻怕重的人,虽说达不到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境界,可是交到手中的任务绝不会含糊,还是因为咱是胆小之人,脸皮薄的胆小之人。属于自己的事情做不好,一怕领导批评,二怕前辈同事笑话。逃兵的事万万不敢做的,也做不得。 可我就是那个逃兵,一个经常选择默不作声却落荒而逃的人。那么今天,就让我这个资深逃兵来回顾一下自己的逃兵史,找几次记忆深刻的反思一下:第一次做逃兵,还在读小学。学校进行语文数学竞赛,但凡学习成绩不错的孩子两门都会选择,我却只参加了语文竞赛,并取得了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而数学,自己竟然像不知道有这回事一样。没有什么原因,我的数学成绩不如语文,在我的心里,数学也远远不如语文可亲可爱。再一次选择做逃兵,已经上高中了。住校的自己突然晚自习后选择坐班车回家,第二天连学都没上,请假条也没有,只是让同学捎了个口信:感冒发烧不能上学了。父母看我没有一点生病的迹象,在家活蹦乱跳欢实的不得了,终是责问:我的逃只有一个理由,体育委员执意给我报名参加学校3000米比赛。我跑不了,只能病了。小孩子的狡黠,无伤大雅。盘点记忆,逃是逃过。不能逃的时候,迎头而上的勇气也不是没有。那日,和几个女同事闲聊。女人们的聊天和男人们的聊天比起来,显得更有延续性,更流畅,让人更有归属感,“聊商”高的不是一点。大家说起自己记忆中吃过的苦,铭心刻骨的苦。每个人都能自发的融入话题,找出自己相似的苦难经历。一番大同小异的苦被逐一或者跳跃的诉说着。看着大家平静的模样,还有平稳的语气,仿佛那些苦都是别人所遭受的,与自己无关,从来没有出现过在自己的生活里。是啊,人生便是如此奇怪奇妙奇特,当你身处艰难困苦之境,连呼吸闻到到都是黄连的味道,等时过境迁拨云见日,那些个所谓的坎坷困顿坚韧泪水,全部不值得一提,即使提起,也如同局外人。如此看来,人的记忆还是有选择性的,选择好的记住,总好过记住那些负面记忆。我这个逃兵,究竟逃过多少次,数不清的。如果说真的有让自己心生悔意的倒真的几次。如果一定要找个记忆深刻的说,那已是三十一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第一次踏入天府之国,在成都北郊的崇义桥畔,和一群年龄相仿来自祖国大江南北的半大孩子一起读书嬉戏。因为班级联欢会上的表现,被老师选为参加学校国庆歌咏比赛,班里就三个人参赛。我们的班主任十分重视这次比赛,经常叫我们三个去她家试唱。试唱效果也好,我的参赛曲目也确定为《江南雨》--“江南人,留客不说话,只有小雨悄悄下。黄昏雨似幕,清晨雨如沙,遮住林中路,打湿屋前花。多情小雨唱支歌,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轻柔的曲调,其实多适合自己唱的,私下里觉得自己唱的也挺好听的。临近比赛了,我鬼使神差的选择了逃。于是,我又“感冒”了,嗓子哑了,不能参加比赛了。比赛那晚,我站在台下看别人站在光芒四射的舞台上高歌,自然有唱得比我好的,也有不如我唱得好的。这一次的逃当场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的胆怯、不自信,轻易的就做了一个逃兵,不光彩的逃兵,轻易的就放弃了一个展示自己肯定自己的机会。 等我再一次可以站在舞台上唱歌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我和同班的雁子同时登台演唱民歌对唱。一个身穿粉裙,一个身穿红裙,都扎着高高的马尾,红色的蝴蝶结,还有红彤彤的腮红和口红,手持话筒,自己心中神圣的话筒,有板有眼的唱着--“小乖乖来小乖乖,我们说给你们猜,什么长长上天,哪样长海中间,什么长长街前卖嘛,哪样长长妹跟前喽喂……”那一晚的学校礼堂感觉是那样的金碧辉煌,唱的歌是那样的短,掌声像长了翅膀一样挂在耳边,经久不去。 那个逃兵,就是个喜欢轻易放弃转身就跑的人。第一次看到古筝还是在前几年的电视剧《爷们儿》中,指甲拨响琴弦,我的心一下子就醉了,为古筝沦陷了。心心念念了几年,终于得偿所愿。买了古筝,报班学习。算不上好学生,也算不上差生。算来算去,自己也算学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有刻苦练琴的时候,也有逃课的时候,断断续续的也算是学了一些曲目,尽管自己弹得都不够好,不够完整,距离老师的要求还有十万八千里。近日,新学一流行曲目《我的祖国》,里面有摇指部分,去年的自己还可以比较流畅的弹奏摇指,由于自己的疏懒,今年却是万万不行了。苦恼、羞愧、懊恼各种复杂的情绪齐上心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加强练习找感觉。苦练了一周左右,有天晚上坐在琴前的自己突然崩溃,扯下手上的胶带,把指甲扔在一旁,索性看电视去了。那晚的电视看得那个焦躁啊,当《一代宗师》中的一句台词飘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仿佛一语唤醒梦中人,放弃是这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坚持不下去,就会有一万种放弃的理由。而坚持下去,需要的坚定的信念,还有执着的爱。 自那以后,我依然每晚练摇指,并没有迅速的有多少改善,我却坚信,只要坚持,总会有被回应的一天。那个逃兵,终是重归正轨。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夏红娟 往期作品
《首都文学》4328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故乡路遇
《首都文学》4353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戴上海表的老人
《首都文学》4418期‖山东诗人夏红娟:悬而未决的思念无处安放(诗5首)
《首都文学》4491期‖山东作家夏红娟:那个说你胖了的人(外一篇)
《首都文学》4563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收起进攻之矛
《首都文学》4635期‖山东作家夏红娟:礼 物(外一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