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苦命童年(二)//作者:北疆枫叶//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纪实散文】

弟弟的苦命童年

(之二)

作者:北疆枫叶

主播:乾坤夜

————————————

弟弟大手术后的第二年春天,我在北山与小伙伴刘广起一起搂大耙,割了几个柞树小杈子放进柴连子里,让林场护林员看到了,他不识字,倒拿着中央文革的护林文件让我立正站在地上读一遍,並宣布,不准往家拉柴禾了,其实是吓唬人,可我们可当成了真事,再说,没柴禾烧的日子可够够的了。
第二天我赶个牛车连忙拉回了柴禾,弟弟从二尺高的柴禾车上下来后,却把那条残疾腿摔断。工作组让一个五保户老汉拿着我从队里借的钱送我们去县医院,目的是怕我年轻不懂事胡乱把钱花没了。
甘南医院到处是大字报,拍片后大夫说,骨折是斜茬这里接不了,必须去齐医院钢板固定,手中没钱可怎么办?听说医院有个成份不好的赵大夫能接。我追到厕所处好话说了三千六就差跪下了。他有点动了恻隐之心,后来,他说红伤药弄不到便打了退堂鼓。
我们只好去宝山卫生院,听说那有个六二六医疗队。一个矮个子戴眼镜的赵大夫为小弟打上了连子,我们住在旅店吃他配的药。老五保扔下点钱回家了。
十几天后他又来了,他和那个大夫已是相见恨晚如同亲兄弟一样,喝完酒后二人来到旅店,老五保醉熏熏地对我说:我俩喝酒的钱都是你的,心疼不?大夫又说:你弟腿已长好了,明天护送你回家养着吧。
到家后,乡亲们都来看望,一个懂医学的人对我说:这腿还肿着呢,也没接上啊?听后如五雷轰我头顶,我们又急忙来农场医院透视,果然骨茬仍在两处分开着,天那,这也没接上啊!我又找来了唯一的亲人农场的干姐夫。
我俩把小弟放在农场街道的公路旁,干姐夫问我怎么办,我一点主意都没有了,去市医院手里巳没有钱了,去宝山找那个赵大夫,他根本就是无能之辈,找他只能是吵架,他是接不上弟弟腿的。何况有句老话七天伤八天疮,弟腿神经又有病,骨折已经快一个月了。
老天不负穷苦人,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春。经好心人指点,我与干姐夫背着小弟,下汽车上火车,又经步行来到讷河县团结乡忠义村三屯韩大夫家,老大夫不仅医技高超,他心也善良,他心疼地说:十多天孩子都不能坐起来太受罪了,他闪着泪花说:没父母的孩子苦啊。他把赵大夫打连子用的竹板等棉花减掉三分之二,为小弟打上了一个能坐着的重量轻些的连子,红伤药只收了十五元本钱,我们当天就又返回了平阳。后来我又去拉哈取了一次药也只收了十元,七天后奇迹出现了,弟弟能扶柜子站起来了,当他望见窗外吐绿的柳树时,难掩他心里的激动,是啊,几十天一直躺在床上,谁能懂他受了多少苦?我眼睛也潮湿湿的了。
难忘的是这个好心的老大夫又给苦命弟弟的一次新生!后来通了几封信,听说八旬的老人己做古,今天这篇小文也是我心中感恩的表达吧!

作者简介

北疆枫叶,黑龙江省甘南县农民,中共党员,出生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幼年失去父母成为孤儿,只读四年半书,十四岁参加生产队劳动。八O年后成为多家报刊,杂志,电台通讯员,在多家新闻单位发稿曾两千多篇。曾当选过县文联协会会员。本人热爱写作,曾荣获过第五届国丰杯诗歌大赛三等奖。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去新青年杂志社//作者:北疆枫叶//主播:刘杰//好声音微刊推送

————————————
欢笑的诺敏河//作者:北疆枫叶//主播:冉冉//好声音微刊推送

主播简介

乾坤夜,实名张志华。内蒙古赤峰市人,工人出身,大专文化。业余时间喜欢码码字,写一些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的豆腐块。近年来痴迷于唱歌朗诵。不为经济利益,不图名利地位。唯自娱自乐,消磨时间而已。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姥姥家门前的老槐树//作者:菊韵//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

夜已沉默//作者:丫头//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欢迎您投稿,投稿要求:诗、文,必须是“原创首发”。可发裸诗(文),亦可诗文配带朗诵音频。投稿可加编辑微信:13847658853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