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竞辉392期】苏晓霞|散文《我的父亲母亲》

第392期

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苏晓霞 编辑:静之逸

十五六岁的时候,曾偷偷写过一篇以爸爸妈妈为题材的长篇大作。自以为很保密,谁知眼尖的妈妈早就偷偷的翻了我的日记本,洞悉了一切。后来她说:看完以后她泪流满面,说写到了她的心里,一边看着,一边心酸的泣不成声,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些个事情的……我总觉得,他们的半生也是一部精彩无比的电视剧!

我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但又是文化程度较高的农民。这也许就是从小我们不像别的孩子称呼父亲为爹爹的缘故。我爸爸高中学历,应该和现在的大学学历差不多吧。毕业后,又去新疆的某兵团当了五年工程兵。复原的时候,也是看中学历高,部队要他留下来,他却放弃了。我猜是不想和妈妈长期分居两地的缘故吧。因为我曾在我家的大立柜抽屉里翻出过爸爸年轻时候写给妈妈的情书。亲爱的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哈哈,后面的就忘了,隐约记得还有爸爸给妈妈抄录的当时很流行的歌词,《十五的月亮》《祝你平安》。

我妈常说,她是被媒人恐吓外公外婆强逼着嫁给我爸的。第一次看家道回去,妈妈哭天抹泪的跟父母闹,说什么都不要嫁。不久,媒人知道了,他是爸爸的一个堂哥我的堂叔,当时是我妈乡镇上的武装部长,武装部长传来话——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是军婚,是要坐牢的,你们看着办!

参加过抗日战争的爷爷一听不得了了,当时父亲尚在部队服役,等一休假,我妈就在爷爷的强制下嫁给了我爸。一间五尺见方的婚房除了一张大炕和娘家陪嫁的两个大红木箱子,再无其它。墙面没有粉刷,超级环保的土泥巴墙,一张大炕还是铺了半边,一边就那样光溜溜的晾着……妈妈一边说着,我的脑海里就跟放电影一样的有了画面,仿佛看见了妈妈绝望的坐在炕沿上的悲凉。

图片来自网络剧照

爸爸年轻的时候英俊潇洒。翻看他毕业时候的照片,真个一英俊不凡的白面书生,但我更崇拜他当兵的时候,有一张举枪打靶的照片,神武极了。小时候,有三个爸爸的战友常到我们家做客。我总觉的他们的名字好怪异:齐成仙、杨墨春、张作爱,齐叔叔最疼我,我还在暑假去他们家住过一星期。张叔叔人很善良,是个基督徒,经常到我们家传教,不幸前两年患胃癌过世了,爸爸肯定伤心极了。我的爸爸是我的知识源泉。小时候,觉得他博学多才,肚子里装着我掏不尽的文墨。他教会了我书本上学不到的很多古诗词,以及同龄人没听过的见闻故事,这成了我跟同伴们炫耀的资本。至今记得那首毛泽东诗词《卜算子·咏梅》,词中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方言念出来,让我郁闷了好久。脑海里面生出一个叫乔的姑娘躲在花从中欢笑的画面来,一直没想通,直到后来看到了文字。
爸爸复原回来被选举上当了村长,可是纵使满腹文墨,也抵不过人情世故的世态炎凉。村里鱼龙混杂,他的性情决定了他不适合从事这样的事务。父亲一闲下来,就抱着书本看,日子久了,我妈就叨叨,看什么看,你是考大学呢还是想当大官哩,给你个弼马温你干不干,牛娃子饿得哞哞叫呢聋了吗?

我妈妈是初中文化,那时在我们农村,女人没几个识文断字的。妈妈念书的时候很用功,她是她们班算盘打的最好最精的。每逢秋收,遇上收辣子收蒜的或是收粮卖米的,无不佩服我妈的算账能力,别人还在纸上写写算算,她早就在脑子里把斤数钱数算的头头是道,分毫不差。

在我眼里,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女人是有区别的。我妈会唱很多样板戏和红歌。印象最深的是某一年辫蒜的时候,她给我唱的《手拿碟儿敲起来》和《洪湖赤卫队》,《洪湖赤卫队》里的有句歌词一直没忘,很有画面感“娘啊,儿死后,你要把我埋在那洪湖畔,我要看咱的队伍打胜仗”。还有一次,我妈在家门前的地里薅草,也不知是我们班哪几个男生经过,冲着我妈喊:快看,这不是你的女婿吗?我妈也不生气,气定神闲的回应:好啊,等着考上大学了就把丫头嫁给你!我也是无言以对了。

妈妈还有一双巧手,针线缝补勾勾挑挑,都是信手拈来。她用一枚小小的钩针,就能给我钩出漂亮舒服的鞋子。还能用珠子串连起精致的背包,别人都夸赞就像是工艺品。空闲的时候,也给家里的炕头挑挑勾勾了漂亮的垫子。她还把地头边的草珠子收拾出来,染了漂亮的颜色,串联起来做成了经久不坏的门帘。

我妈还带点小资小调,自从看了《父母爱情》,我就觉得安杰作的样子就是我妈妈年轻时候的做派。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她也会把自个收拾的丽丽飒飒。印象里她喜欢穿白色的裤子,说穿起来飘逸洋气。她也喜欢穿裙子,但也只有一条黑色及踝的半长裙,也只是在家里抖擞抖擞,可不敢去外面摆塞,乡人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农闲时,家里这么摆置下,那样装点下,竞也活色生香起来。刚搬到新房子时,房门前面被她装点成了一片花海,五颜六色,漂亮极了。等我们长大些,我妈就再也不侍弄花草了,有时候秋天落籽来年又茂盛起来的花,也被她一株株铲除了,一边铲一边念叨,留着你有什么用,我栽几棵玉米还能煮着吃,点几铺大蒜还能卖个钱。

老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爸爸因了沉默寡言的性格过起日子来也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他理想的生活就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没事去南墙根和乡邻下下棋,挖挖牛九。他棋艺精湛,就连平日里在我面前夸夸其谈的老公也是自愧不如,有次信誓旦旦的要和我爸厮杀一盘,没走几步,老公就慌了神,爸爸三下五除二把他杀得片甲不留,甘拜下风。过年赢糖挖牛九,也总是会给我们赢来大包的花糖。

可妈妈要强不凑合,不想一直穷困潦倒,更不想稀里糊涂的过光景。为此他们没少吵架,但绝不像大多数的农村人那样会干仗,即使妈妈气急了,哭天抹泪的诉着冤,打鼓一样的捶着爸爸的背,爸爸也绝不出手,我想也是爸爸心疼妈妈的缘故。待我们长大一些,妈妈就愈发的迫切想要发家致富。我们家的后院总是在妈妈的英明决策下,盖了牛圈拆猪圈,拆了猪圈当羊圈,爸爸呢也乐于听妈妈指挥,偶尔也会反驳但最后还是妥协执行!

图片来自网络剧照

妈妈身体不好,她总说是我吸光了她的精气。我出生后,妈妈就感觉到自己的牙也没有劲了,走路也晕头转向的。我想应该是那时候食物匮乏导致的营养不良,缺钙和贫血。可是为了能让我们有个好前程,她硬是挺起腰杆和爸爸撑起了我们的家。

我上初中的时候,爸妈开始四处包种人家出走闲置的土地,种植一些程序繁琐又熬人的经济作物,譬如:大蒜、辣椒。介于这些活计都会让我们参与,我跟哥哥都有点恨她。种了大蒜,立春就开始忙活了,这是所有农作物里最头疼但又又最挣钱的活计。剥籽,点种,放苗,抽苔,铲挖,辫蒜,还记得每年点种抽苔的时候,妈妈的娘家人都不得安详,舅舅拉着舅母们和几个表姐表兄弟从怀安开着手扶子赶来帮忙,年近七旬的外婆也心急火燎的硬跟着来,说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搭把手……

爸爸妈妈巴望着哥哥好好念书出人头地。哥哥也争气,他是那种从不写家庭作业,有时老师批阅的作业也不写,可成绩总是出类拔萃的学生。遇上赏识的老师就如鱼得水,反之就我行我素。对我,父母没有较哥哥而言的期盼,在他们眼里,尤其是不慕名利,随遇而安的爸爸,姑娘家长大,嫁个周边乡邻条件富足的也就不错了,人嘛,一辈子,怎么都是个活法。

我的父母是善良实诚的乡下人。老公常常教育我:任何事情都要有度,触及了底线,就据理力争,绝不含糊,他也是这么做的。可我的父亲在这一点上就失了度。正所谓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是江湖。过分的善良软弱,只会让别人轻看了你,近而得寸进尺,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曾经亲眼目睹了别人对父母的无视。

有个靠着我家田地的人家,每年秋犁都会把两家共用的田埂往我们这边削。刚开始,爸妈也不愿意埋怨几句,免不了争的面红耳赤,后面,人家视若无睹照旧裁削,爸爸妈妈就说,算了,就让他削,我看是能削出个金山银山,还是仓满盆满。

我家房后向西五十米处,又一湾白杨树。靠着我家地的埂头上有三棵是我们家的,剩下的是苏八家的。有年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庄稼正是茂密的时候。苏八的哥哥笑盈盈的点着头叫了声“娘头,忙着呢”,从我们家门前经过。约摸二十分钟,房后传来哐堂的响声。老妈狐疑,走过去察看。不久,我在家里听见妈妈暴跳如雷的叫骂。原来,他们锯倒了我家的大白杨树,仗着爸爸出门在外,硬是把木头运回了家。妈妈不饶,就跟张艺谋电影《秋菊打官司》里的秋菊一样,树我可以不要,一定要讨个说法。等爸爸冬天打工回来,逼着爸爸去了苏八的哥哥家,酒喝着,理讲着,最后苏八的妈妈给我妈下话:“唉,李福兰你消消气,就是那个哈怂东西,眼睛长到钩子上去了,砍了你的树……”就此作罢。

后来,哥哥考了大学,有了稳定的工作,在成都安家落户,有了孩子以后,就把妈妈叫了去带带孩子做做饭。爸爸还是在妈妈的敦促下打点零工,挣点小钱补贴家用。闲暇时看看电视读读报纸。时髦又愿意跟时代接轨的妈妈,早就把智能手机玩的得心应手。时不时的拍几张美照在朋友圈里或家人群里晒晒,嘚瑟一下。妈妈的姊妹看见了惊得目瞪口呆,都劝妈妈不要穿裙子了,伤风败俗。可她不以为然,又开始了作的步伐,每天穿着漂亮的花裙子,早晚出去到空气新鲜的公园散散步,跳跳广场舞,回家变着花样的给家人做不同的饭菜……我只想说:妈妈,你要一直这样美美的作下去……

未加标注之图片来自作者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原文链接,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或现发布者【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若“低调”复制取巧本排版,亦请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苏晓霞,出生于1988年2月18日,祖籍甘肃武威,远嫁新疆现居乌苏。2004年毕业于洪祥中学,后就读于武威职业院校,个中缘由,学业末满,辍学打工。好读书,成家之后,每有空闲,浸淫书海,不忘初心!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天马竞辉385期】苏晓霞|《生日寄语》:马上要过生日了,心想着该写点什么,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词藻,想些什么以慰一颗三十未立的心

投稿须知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以下简称文社)

宗旨:天马竞辉,不分地域;竞相出彩,同放光辉。

投稿要求:原创首发,体裁不限,字数300字以上,诗词可数首同发,文责自负。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有关注意事项:文社开通原创保护及赞赏功能,个人作品产生的赞赏总额(10元以上),六成以微信红包形式10天内发给作者(请作者主动加微信285095385),四成作为文社日常管理费用。未及时领取视为自动放弃。之后作品赞赏自动归文社管理;

请文友关注文社并积极分享转发文社作品,以相互激励、共同提升;若有报刊、杂志通过本文社发现好作品并予刊用,文社予以支持。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QQ号及微信号:285095385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顾问:李老先生(微信号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

编辑:静之逸、杨易凡(不要叫我托马斯)

校对:杨易凡(不要叫我托马斯)

推广:弋溶、雨之恋、溪水潺潺、西凉举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