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崔健的《一块红布》被少年偶像拿来卖腐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吴亦凡翻唱的《花房姑娘》,我相信那首歌当年就让许多摇滚乐迷有点儿难以接受,但说到底,《花房姑娘》总归可以当一首纯粹的情歌来唱。
但《一块红布》呢?或许是我老了,我是真的没想到能有如此魔幻的一幕:在综艺节目《少年ON FIRE》上,由偶像组合时代少年团的两位成员宋亚轩和刘耀文改编的《一块红布》竟然成了一首卖腐向的歌曲……
我很难形容我在看这个视频时的心情,所谓“愤怒”的情绪反倒是没有,有的只是匪夷所思和悲哀。
宋亚轩和刘耀文改编的《一块红布》
其实,仅仅从这个视频来看,把声音关掉,也不看字幕的话,似乎一切就变得和谐起来——如今在大小屏幕上经常出现这种“新、炫、潮”的舞台,这首也不例外。
只要你看过的音乐综艺不少,类似的场面也并不稀奇,而且在近年来,“他们”总是能把任何的音乐(不管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经典的还是流行的),改成类似的表演方式,至于站在台前的那个戴着麦克风的“唱跳偶像”究竟是谁,反倒不是那么重要了。
而观众(或者说听众),似乎也并不太在意唱的是什么,只要台前的那个偶像够帅,刚好是她们支持的那一位就行了。
时代少年团
回到这个《一块红布》的翻唱版本,你其实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两位少年偶像都是在假唱,甚至都不是业内那种掩耳盗铃式样的“半开麦”,而完全是放的录音,所以一边跳舞一边唱歌,两位年轻偶像连气都不带喘的。
最讽刺莫过于,《一块红布》的原唱崔健,恰恰是从几十年前就在推动“真唱运动”的发起人。
可以说,如果翻唱崔健,却连真唱都做不到,我不知道这样的翻唱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我想最让人如鲠在喉的大概都不是因为假唱,而是整首歌被这两位少年偶像翻成了甜腻腻的情歌,还是男男之间卖腐的那种情歌,当歌词“我感觉我要喝点水,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用这种方式唱出来的时候,我想正中下怀的粉丝群体,少不了发出巨大的尖叫。
但我其实并不太想要谴责这两位小伙子,因为就在那个节目里,他们在讨论这首改编的时候,自己都发出过“我感觉好尴尬”、“强行改编,最为致命”的怀疑声。
但做为偶像,他们做不了自己,“他们”让他们那么改,让他们那么演,让他们在舞台上卖腐,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只是祭品而已。
几年前,曾经也出过一个类似的风波,2018年的央视《开学第一课》之后,经过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出道的朱正廷发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因为朱正廷的那条微博配图里,他被化妆得比女孩子还“漂亮”。
当时我写过一篇文章,我想表达的是,“女性化”并没有原罪,但在经济公司的逼迫下,在粉丝群体的选择下,当顺性直男被强迫的“娘化”以讨好粉丝的时候,这是当下娱乐业最邪恶的地方。
在《一块红布》这首歌里,当这两位少年被迫卖腐的时候,我体会到的是同样的悲哀。对于这些平日里朝夕相处的这些少年来说,与平日里的兄弟被迫卖腐,他们怎么可能不感到尴尬?但“他们”的选择,由不得他们。
当我谈反“娘炮”的时候我究竟在反什么
在快30年以后,当我们再回顾崔健的《一块红布》时,其实对于很多庸众来说,可能确实是感觉不到原曲的那种压抑了。
那时候的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也蒙住了天,那首歌是《1984》式的,所以它是那个时期的一首主题歌,它给了很多人撕下那块红布,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勇气。
但当前这个时代,却是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并没有变得更加自由,无论是舞台上被迫卖腐的提线木偶,还是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像虫豸一样鼓掌、尖叫、高潮迭起的粉丝——大家都没有更自由,大家只是看起来更高兴了。
因为“他们”给他们又盖上了一块红布。
崔健
所以最终,当《一块红布》被重新“演绎”为一首卖腐的歌曲时,它的价值已经完全消解,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被风沙更为恐怖的风沙。
我不知道如果崔健本人听到这么一版“别出心裁”的改编会是什么反应,但我大概能猜到的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块红布比那块红布盖得更妙,因为那些高潮的脸,看起来都挺幸福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