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新裤子,你们会不会也开心(伤心)?

2013年夏天,最火热的选秀综艺是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最终获得前十的选手合唱了一首主题歌《追梦赤子心》,这也帮助那首歌的原唱GALA乐队在随后登上了湖南卫视的国民综艺《天天向上》。
那是经历了地下十年的穷摇滚以后,第一次有乐队能够登上主流的舞台,但摇滚圈对此基本上是持负面看法的,GALA的老乐迷也大多表示情感上难以接受,而新裤子乐队彭磊的一条微博如今经常被人们重提——
当时彭磊转发说道:“湖南卫视一直是独立音乐的禁区,远离那个城乡结合部。”
所以,你可能有些难以想象,在七年之后,新裤子就像是住进了芒果台:《歌手》决赛他们参与了周深的帮帮唱环节;五四晚会他们表演了“正能量版本的《你要跳舞吗》”,再然后就是在2020年最火的选秀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上,他们成了最新一期节目的主角。
在刚刚播出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九期的节目里,新裤子乐队与所有的三组姐姐团们各合作了一个舞台,也就是本期整个的公演部分。
新裤子上《乘风破浪的姐姐》
曲目对于去年看过《乐队的夏天》的观众来说并不陌生,除了《龙虎人丹》以外,《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和《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都是《乐夏1》上新裤子的代表曲目,而之前的舞台上,新裤子的《艾瑞巴迪》也曾被姐姐们表演过。
我不知道新裤子演这几首歌有没有演吐,反正我是真的已经看吐了,加上《乐夏》之前我在无数次的草莓音乐节上看过十多次他们的演出,我现在看到这几首歌名都有点儿PTSD了。
新裤子与万茜团合作的《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手扶拖拉机斯基》
耐人寻味的是,如果你还记得《乐队的夏天1》那个灿烂的结尾,当时新裤子回到了他们乐队梦开始的地方——他们唱了那首老一辈摇滚乐迷,尤其是从地下时代就一直喜欢新裤子的乐迷们最津津乐道的那首《我们的时代》。
当时我在电视机前也几乎激动得热泪盈眶:“我们的时代”真的要到来了么?
你会很难得地在彭磊脸上看到由衷的笑容,然后赵梦拿过话筒,踌躇满志地说道,希望这个节目能让更多的年轻人拿起乐器玩乐队。
《乐队的夏天1》最后一期赵梦发言
但后来我们发现,其实《乐队的夏天》并没有开启“我们的时代”,因为除了一些把School变成网红打卡地的年轻人,以及某些曾经迷恋《南山南》和红花会的“粉丝”跳墙过来以外,似乎一切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唯一引起变化的,除了女孩子会跳上霓虹花园乐队的演出舞台以主唱为背景板自拍,大概也只有新裤子成了真正的所谓“赢家”——如果上晚会就意味着出圈和成功的话。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一期节目里,节目组给了新裤子们足够多的镜头,但我们看到的依然是不愿意加微信的彭磊,他用着略显笨拙的姿态适应着“大明星”的身份,当那些影视圈的姐姐们对新裤子表达喜爱之情的时候,他的眼神略带狐疑。
正如黄晓明在舞台上跟他套近乎的时候,彭磊的回答是:咱们两个不是二十年没说过话了么?
而更让人觉得感慨的是,娱乐业接纳了新裤子,让这支成军20多年,却依然像是“新人”的乐队成了一时的宠儿。
但娱乐圈却又消解了新裤子本来的面貌。
例如被和谐到让人咋舌的五四晚会歌词:伤心变开心,拥挤孤独变拥挤热闹,冰冷无情变浪漫多情,摩登颓废变摩登欢愉。
又比如那首几乎被所有娱乐节目都心照不宣地忽略的《我们的时代》——新裤子在决赛上唱了这首歌,是因为这对他们很重要;但没人喜欢那支带着朋克味道的新裤子,娱乐业不需要朋克。
宁静对新裤子的感觉是“向上,向前,正能量”
也许对于新裤子本身来说,上一个综艺节目,赚点奶粉钱,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就如他们自己所唱“我不得不去工作”,是在写字楼里上班,还是在某个综艺节目的舞台唱着一些像庙会一样热闹的歌曲,或许也只是程度的不同。
但是如果他们内心真的还有那么一点点自我意识的话,我很难想象这样的新裤子是快乐的,至少最近一年里,我们再也没有听到他们的哪怕一首让人眼前一亮的歌曲。
就连他们在《乐夏》上许过的愿,要和大张伟合作的那首歌,也做得乏味至极;哪怕是当年被彭磊说是垃圾的《弹着吉他的少年》,也好过这“摩登欢愉的派对”吧?
也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这首歌是写丁太升的,所以被彭磊极度嫌弃
时间倒回到7年前,没人能想到新裤子也能红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但或许对于今天通过某个综艺节目喜欢上新裤子的人来说,也很难想象他们曾经是一支朋克乐队。
但事实上,就像没人喜欢朋克的那支新裤子,当新裤子真正成为了一支“明星”乐队的时候,他们的那些成名曲却往往被各大综艺节目改编得越来越面目全非。
2006年新裤子出《龙虎人丹》那张专辑的时候,据说他们被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叫过去一顿臭骂,因为那年头最赚钱的就是移动彩铃,而那张专辑“一首歌都做不成彩铃”。
《龙虎人丹》的舞狮表演
沈黎晖大概想不到,当年做不成彩铃的《龙虎人丹》,如今却能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成为一个热闹的庙会舞台,你甚至能在这样的音乐中看到舞狮表演。
这次,浪潮真的来临了,你会不会也开心(伤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