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场必败的战争,堕落体制重组了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面积4400平方公里,人口18万,其中80%为亚美尼亚族人。历史上阿亚两族就纳卡归属素有争议。”
——百度百科
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纳卡地区在法理上属于阿塞拜疆,而由于历史原因,纳卡地区被亚美尼亚实际控制,截止本文撰写日(2020年11月18日),阿塞拜疆已赢得战争,收回部分纳卡地区控制权,亚阿两方接近达成停战协议。
对此,本文不持有任何立场与观点。
这突如其来的战争惊醒了每一个亚美尼亚的后裔,堕落体制乐队(System Of a Down)的每个人也因此放下曾经的不快,开始了一场属于他们自己的战斗。
译:掉毛
编:欢乐
为了录制新歌,堕落体制乐队(System Of a Down)如同经历了一场战争。在得知阿塞拜疆在2020年9月开始与亚美尼亚发生冲突后,这些亚美尼亚裔的音乐家们冲进录音室录制了两首新歌:《保卫土地(Protect the Land)》和《半人半兽的灭族者(Genocidal Humanoidz)》。
乐队想以此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们祖先的国度正在经历危机。
乐队将捐赠这两首歌曲的收益,用以帮助亚美尼亚人。同时,他们正在向歌迷为亚美尼亚基金会征集捐款,来为该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这两首歌都可以在乐队的Bandcamp页面上找到。
昔日
这支曾获格莱美奖的另类金属乐队于2005年发布专辑《催眠(Hypnotize)》至今,已时隔15年。这是2005年乐队发行的两张专辑中的第二张,该专辑一经发行就引起了轰动。
但是,尽管他们早已取得成功,乐队成员之间却一直未能达成共识。
在创作中,担任吉他手兼和声的达伦·马拉卡安(Daron Malakian)几乎包揽了所有东西,而乐队的主唱塞吉·坦基安(Serj Tankian)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创作话语权,他们彼此无法达成共识。
自那以后,他们依然是朋友并一起巡回演出。但是在乐队内部,对于创作话语权的争论似乎从未停息。但是当纳卡地区爆发战争后,乐队决定先放下内部争议。
纳卡地区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该地区亚美尼亚族人占多数,亚美尼亚人称之为“ Artsakh”。由于存在历史争议和民族争端,该地区在历史上发生了很多的流血冲突事件,当地的居民饱受摧残。
义愤
乐队认为,阿塞拜疆趁媒体聚焦于美国大选和新冠疫情时发动了这场战争。虽然这次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乐队里有人支持民主党而有人支持共和党;但乐队还是决定将这些分歧放在一边。因为他们知道纳卡地区的危机已经超越了这次美国大选。
“我想(特朗普)要做的是保护美国的利益,但同时也要保护美国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立场”,鼓手约翰·多尔马扬(John Dolmayan)告诉《滚石》。
“发生了不公正现象。我们不能只是出于钱的原因而介入这场冲突。我知道我们必须考虑到美国对于介入这次冲突是否有兴趣,但是我们必须去不同的地方并进行演讲。总不能当个伪君子。”
贝斯手沙沃·奥达德建(Shavo Odadjian)说:“这很糟糕。毫无人道。他们不是说,‘哦,请离开我们的土地。我们将非常有礼貌地帮助您离开。’相反,他们在屠杀人民,做着各种怯懦而令人作呕的事情。这确实触怒了我们乐队所有人。”
“这完全是大卫和巨人歌利亚的情况,”吉他手达伦·马拉卡安补充说。“亚美尼亚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取胜。”
“纳卡地区我去过两次”,塞吉·坦基安回忆道。“那是个美丽的乡村。看到所有这些都被瞬间摧毁,人们流离失所,真是令人伤心。那儿的人们真是不可思议。他们是古老的亚美尼亚人。
自公元前500年以来,他们就一直生活在那片土地上。他们非常坚强,美丽而有趣。他们不会被吓倒,朋友。他们早已预料到这一切,但这真的真的很操蛋。”
堕落体制在2020年展现了他们属于自己的亚美尼亚骄傲。从左上方顺时针方向:达伦·马拉卡安(Daron Malakian),约翰·多尔马扬(John Dolmayan),沙沃·奥达德建(Shavo Odadjian)和塞吉·坦基安(Serj Tankian)。
约翰·多尔马扬关注了这场战争并感到不适。他说:“我满是愤怒和无能为力,然后我体会到了曾经历种族灭绝的祖先的感受。”
集结
经过数年对堕落体制的失望之后,约翰·多尔马扬接受了乐队将永远不会再在一起录制唱片的事实。但是,战争的恐怖促使他在2020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日晚上10点拿起手机,与他的队友联系。
“我给其他三个人发了短信,说:'不管你们过去对彼此的感受如何,我们都必须将一切先放下,然后一起进入录音室,创作一首歌,让我们的同胞引起世界的关注并激起更多力量,”他回忆道。“我得到了队友们非常积极的回应。”
沙沃·奥达德建爽快地答应了。他一直在看有关战争的新闻报道,也有感同身受。实际上,当他做好鼓谱时,他也正准备着给队友发送短信。
塞吉·坦基安认为为了引起人们对战争的关注值得放下自己的成见。
“我不是为自己,或是为堕落体制乐队中的任何人而做的艺术家;我们都为自己的人民而努力,”他说。
“所以这不是因为突发奇想,这也不是因为商业原因。这是我们自发的决定,对我们来说,这比其他所有事情都重要。”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没有其他亚美尼亚摇滚乐队能够做到这一点了,”达伦·马拉卡安说。
“并没有那么多亚美尼亚名人会这样做。但这是一种责任。我们来到一起是因为我们的国家需要我们。这不一定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去制作全新的堕落体制,只是我们的人民需要我们做这些事。”
(未完待续)
Reference:
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features/system-of-a-down-new-songs-protect-the-land-genocidal-humanoidz-1085942/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