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斯·扬:AC/DC为什么不换风格?

“看它能不能让你摇起来,” 对于怎样知道一段riff适合AC/DC,安格斯·扬(Angus Young)如是说。
译:张某
编:Echo
Angus Young
在AC/DC最近的2016年巡演中,这个乐队几乎分崩离析。
主唱布莱恩·约翰逊(Brian Johnson)的听力减退,最终Axl Rose在部分演出中取代了他;节奏吉他马尔科姆·扬(Malcolm Young)——乐队的根基——罹患了老年痴呆以致无法继续演出;贝斯手克利夫·威廉姆斯(Cliff Williams)计划着退出;鼓手菲尔·路德(Phil Rudd)因为威胁要杀某人而被软禁。
AC/DC 2016巡演宣传照
尽管如此,难以置信的是,安格斯还是重新将乐队凝聚在了一起。
约翰逊、威廉姆斯和路德回归了乐队,安格斯的侄子史蒂夫取代了于2017年去世的马尔科姆。2020年,乐队发行了《Power up》,这是他们第17次通向地狱高速公路的旅程了。安格斯将这张动摇乐队根基的专辑描述为向他过世兄弟的致敬,与1980年轰动一时的《Back in Black》一样,后者则是献给的已故前主唱邦·斯科特(Bon Scott)的墓志铭。
“我们出了很多差错,”十一月初的某天,安格斯穿着一件舒服的连帽衫,坐在悉尼录音棚的两个马歇尔音响之间,通过Zoom说到,“但是马尔科姆常说,‘看看我们能做什么,尽量利用现状吧。’”
AC/DC 专辑“Power Up”宣传照
Q
你是如何着手写出《Power up》的?所有的歌曲都要归功于你和马尔科姆两人。
很多点子都来自《Black Ice》(AC/DC发行于2008年的LP)那个时候。制作那张专辑时,因为我们休息了几年,我俩都写了不少歌曲,所以有了很多素材。于是我就想,“我要专注于那些我知道他非常喜欢的歌,然后把它们做出来。”这就是指引我的东西。
AC/DC
“Black Ice”
2008
Q
你和他怎样想出了AC/DC早期的音乐风格?
Malcolm & Angus Young
这些年来,马尔科姆和我都想出过我们自己的点子,然后我们两个人会坐下来把它们全部过一遍,并相互批评。我从来没必要搞出那些我们认为不属于AC/DC的歌。不是像我忽然冒出一个爵士或者即兴布鲁斯的点子。你只要冒出些你认为适合AC/DC的灵感,这是一直指引着我们的。
从最初就是这样。我们知道这个风格。我们知道我们在寻找什么,所以当人们听到某首歌时,他们会说,“这就是他们啊。他们很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Q
你如何定义一个好的AC/DC riff?
看它能不能让你摇起来。
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
Q
有些人曾说AC/DC将一模一样的专辑做了一遍又一遍。这有困扰到你吗?
AC/DC
马尔科姆曾说,“是啊,他们说我们听起来一样是因为我们还是一样的AC/DC。这就是我们。”我们的目标从来不是踏入不属于我们的领域。
马尔科姆过去常说:“听着,我们总能在某处吸引听众。我们可能在他们年轻时吸引他们,在他们上大学之前或者去听平克·弗洛伊德或者别的之前(笑)。但是我们能抓住年轻的他们。”
Q
你的哥哥乔治·扬制作了AC/DC早期的专辑,他是不是曾经阻止过你走这种风格?
George Young
是的。他说循规蹈矩顺是自取灭亡。他总说,对每一个伟大的乐队来说,这都是自取灭亡。没有人喜欢看到他们出现然后改变原本的自己,试着成为本不是他们的东西。
所以他总说:“当你在现场演出时,那是很有力量的。艺术就是把这种力量放进一张专辑里然后充分发挥出来。”
Q
马尔科姆鼓励你在没有他时仍要将AC/DC继续下去。对你来说,想要继续下去是不是很难?
相当困难,因为是他开始了这一切。他是乐队的建立者,我的意思是,最初是他给了我这份工作,当时我是有些震惊的。
Q
为什么他希望你加入这个乐队会让你震惊?
George Young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演奏,但是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他说:“这个乐队需要另外一种乐器啊。而且你是我认识的人中能弹的像个吉他手的人。”
Q
他在人生的尾声中是怎样看待AC/DC的?
即使是在他病的很严重的时候,他仍然尽最大的努力维持这个乐队继续运转。这也是他一直“让我做的”。
Q
1980年邦·斯科特去世时,他是怎样处理的?
Bon Scott
他给我打电话说:“快点,我们要回归正轨。”因为当时我们一直在写歌,这些歌后来收录在了《Back in Black》中。他说,“听着,我俩不能消沉,我们只要回到录音棚,只要做我们之前一直在做的事情就行了。我们只需演奏掉那些伤痛,希望这会帮助我们渡过一切。”
我们正是这么做的。这是一种很好的治疗,也许这是他和我处理事情的方法。也许这正是马尔科姆的力量。他会说:”行吧,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
“我们知道我们在寻找什么,所以当人们听到某首歌时,他们会说,‘这就是他们啊。他们很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Angus Young
Q
新专辑中最棒的歌曲之一《Through the Mist of Time》的内容似乎是关于反省,布莱恩唱到看着墙上的老照片。你有发现自己会过多沉溺于过去吗?
不是的。有时候当你在写歌,你可能写下随便什么歌词只要它们合适。有人曾告诉我保罗麦卡特尼写《Yesterday》时唱的不是“昨日”而是“炒蛋”只为记下旋律。对于我们,也差不多。
这首歌马尔科姆已经写下了第一段主歌的歌词片段。当我在过这首歌的时候,我试着找到更好的东西……但他的词听起来太棒了。每一行都很合适。然后我想:“我就留着它们吧。”
AC/DC
“Power Up”
2020
Q
我还以为布莱恩可能在唱AC/DC的过去。
不不不。AC/DC从来不是关于传达某种消息或者声明。我们唯一要传达的信息是我们希望更多人爱上摇滚乐。
Q
看起来AC/DC在最后一场巡演中几乎面临解散。你是如何让一切继续运转的呢?
还是那样,我回顾我的兄弟是如何处理诸多事务。他甚至能在风暴中保持冷静。有时你在深陷于某事时,做决定会相当困难,但是你尝试着去做,“好吧,我会在逆境中尽最大的努力。”
当布莱恩出现听力困难时,他被建议不应该继续“巡演”下去了。我们敲定了一些保证条款,我不想坐在一个满是律师的房间与一群人争吵关于“取消巡演”的事项。于是解决方法就是:“好吧,也许有人应该补上某些演出日期的空缺。”
然后Axl Rose联系了我们。我永远感激他这么做。他对此非常专业并且献上了相当精彩的演出。
Q
与你们合作时Axl Rose要求演唱了许多AC/DC从来没有现场演过或放弃很久的歌,比如《Live Wire》与《Rock ‘n’ Roll Damnation》。这是否重新给你带来了对AC/DC一些老歌的欣赏?
他总是让我想起一些歌曲,过去那个时候我会说:“我们会在某些地方演奏它的。”问题是他时常在演出当天提起来。他会说:“我们能不能演那个?”然后我会说:“哦,行吧。我试试。”
很幸运的时我在一个翻唱乐队里练出了一些吉他技巧。接着我会说:“告诉我第一个和弦,下面的我会想起来的。”这很有趣。这也让我们时刻保持准备。
滚堂纳新
急需:翻译(2名)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
Q
当时Axl说他想着和你们一起做点音乐,这实现了吗?
其实没有产出真正的作品。我知道他参与创作了许多东西。我甚至不清楚你该不该叫那些东西音乐,但是他参与了许多。
Axl Rose与AC/DC一同巡演
Q
听起来他似乎想与你们一起写歌,你们两个。这是我好奇的原因。
不,不。从来没发生过。
我永远感激“Axl Rose”成为“替补”。他对此非常专业并且献上了相当精彩的演出。
——Angus Young
Q
一部分粉丝对于你们迅速替换掉布莱恩的行为非常愤怒。你对这种局面后悔过吗?
Brian Johnson
AC/DC从没有卷进过公关问题中。我们只是试着把我们所知道的告诉人们,而且我们不想把任何人置于幻想之中。实话实说,Cliff和我想:“至少最终我们能做完我们签约的工作吧。”我明白很多人会把一些事当成火车事故(笑)。“
Q
布莱恩最终如何回归参与了《Power up》?
Brain Johnson与AC/DC
其实让他回归不是问题。我知道他一直在看耳科专家,而且有人给布莱恩带来了一些他觉得真的有作用的新技术。布莱恩让我们知道这确实有了很好的疗效而且他对此抱有信心。
所以我知道他可以在录音棚录一张专辑,而且我想,“这一定很不错吧,毕竟这会给我一个把这些歌曲录好的机会。”所有人都有非常渴望投入新专辑的制作。
Q
你是什么时候与菲尔·路德再次联系的?
Phil Rudd
我在马尔的葬礼上见到了他,我只是很高兴再次见到他。他为了让自己重振旗鼓接受了很多治疗,而且他看起来很健康,在我眼里,他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健康过了。我与他交谈了一番,然后保持联系一直到现在。
Q
克利夫呢?他不是说他希望乐队2016年的演出就是最后一次吗?
Cliff Williams
当他结束巡演时,我对他说过:“如果我做了任何事或者我有了新的项目,你希望我联系你,而且你会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参与吗?”他说当然要联系他。所以他非常渴望成为这张专辑的一部分。
Cliff Williams
Q
2021年时《Back in Black》发行四十周年,也是销售第二好的专辑——
第二?第一是谁?
Q
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
得离远点(笑)。
AC/DC
Q
你觉得为什么《Back in Black》会如此流行?
当布莱恩(取代邦)在乐队中的时候,我们正朝着未知中前行,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会收到些什么。我们知道那些歌曲很硬,而且我们知道穆特·兰格在制作。我们在巴哈马录了这张专辑,每个人都献出了自己最优秀的演奏。
在那之后,我们并不知道这张专辑会收获什么。
我的意思是,一开始把专辑封面设计成我们想要的样子都很困难。我们不得不一直说:“不,我们想要黑色。”黑色是哀悼的颜色。许多人把这视为一种消极的讯号,但是我们扭转了局势,我们坚持:“不,这就是本来该有的样子。”
所以当这张专辑面世后,我们得到了很多积极的回馈。我们完成巡演后,我才开始听说这张专辑的成绩挺不错。对我们来说,这是件好事。
AC/DC
“Back In Black”
1980
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张专辑的会卖的这么好。因为当时给我们做管理的人告诉我们:“如果你们真的非常杰出,你们可能会卖出几百万什么的。”
他们也很吃惊销量会这么高。所以我猜这是一张让人们越来越喜欢的专辑。它就是越来越火,然后就一直保持下去了。
但那是这张专辑甚至没有在美国拿到第一的成绩,马尔科姆觉得这很好。他说:“如果你拿到第一,那你只剩下一个地方可去了。”(笑)
REF:
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features/acdc-angus-young-interview-power-up-back-in-black-1111437/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