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所做过的最摇滚的一件事,也是滚堂即将要做的最摇滚的事

到下个月,摇滚天堂电台就已经满五周岁了,在滚堂一路走来的路上,我们一直坚持着“非盈利性”为宗旨,虽然其中也曾经有过一些很好的机遇,但滚堂始终没有迈出商业化运作的一步。
究其根本,是我一直对摇滚天堂抱有一个最终的梦想。以前我一直羞于把这个梦想说出来,因为这个念头曾经盘踞在我的脑海里很长的时间,但一直都更像是个不成熟的“幻想”,而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以后,我终于有底气能把这个想法摆到所有人的面前了。回到十多年前的中学时代,我至今无法忘记当年一位坐在我斜前方的同学。他的袜子足跟破了,只好把那双袜子反着穿,但正在长个子的年纪,裤子又明显的短了,因此脚踝上面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洞——这个画面多年以来一直深深地刺痛着我,让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幕。我一直希望能在自己有能力以后,为他们做一点什么,也是为了解开自己心里的那个心结。于是在毕业工作之后,我向当年的几个关系最好老同学们发去了一封邮件,向他们吐露了我的一些计划,希望大家一起来建立一个“四班基金”,来帮助母校的贫困学生。不出所料的,因为种种原因事情没有做成。一个听起来理想化的大计划,需要落地实现的时候,总有无数的缘由让大家无法同心同力。那之后我失落了一段时间,后来我意识到即使我不能完成一个“大大的计划”,至少我可以自己做一些小小的事情。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也许会让我纠结一辈子的女孩子。如果有摇滚天堂最老的听友,大概会知道当年有那么大半年的时间里,摇滚天堂曾经沦落到一期节目最少的时候只有个位数的收听量。那个时候的我,都是靠着她的支持而在坚持着。而那个个位数的收听量里面有她,对我来说就如同收到了来自全世界的肯定一样。我叫她小女神,而我更应该感谢她,是因为她,才让那个时候的我内心满满的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爱。于是在2013年的时候,我踏出了真正的第一步:我没有跟任何的亲戚、同学、朋友商量,偷偷找到高中母校的一个老师,请他帮我确定了一个合适的小同学。之后我以每个月为小同学提供生活费的方式,资助到她后来考上大学为止。我一直觉得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摇滚的事情,尤其是当她在给我的信里说,她以后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去帮助别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把我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爱,传递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心里。至今在回想起那个瞬间的时候,我依然会有想热泪盈眶的冲动。而这个小小的计划,我也偷偷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小女神基金”。在小同学毕业以后,我想过要再继续资助下一个小同学。然而在接下的两年里,我先是失业,然后又背上了房贷,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在最艰难的一段日子里,我还得感谢一个大学时候仅有几面之缘的校友同学,他在五年没有见面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借了我一笔钱,帮我解决了燃眉之急。这位校友同学,其实是摇滚天堂电台的前身——吉林大学牡丹园BBS站“摇滚天堂”版面的一位版友,他叫百慈。你看,摇滚天堂从来都是充满着善良与爱的地方,不是吗?因为摇滚天堂的“非盈利”属性,滚堂团队的每一位小伙伴都为我们这个理想化的组织付出了很多,而在拒绝了多次可以“做大做强”的机遇以后,我们甚至被我们的友台取笑为一个“连定位都没有”的莫名其妙的组织。但拒绝商业化,并不是因为我们迂腐,我们只是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和梦想罢了。这两年,滚堂也曾经发行过几款周边产品,只是要么因为负责人吹毛求疵一改再改导致成本巨大(主要是杨主播的锅);要么因为管理算账一团糟(主要是阿森主播的锅),导致我们的周边做一款亏一款,甚至亏得妈妈都不认识了……只能说在做生意这件事上,我们可能都不是太有天赋吧……然而今年在阿森和高高的努力下,我们终于有了第一款还算成功的周边;再加上我们滚堂大伙计阿曾的辛勤工作,去年我们也终于有了一点收益;而依靠着最近两年自媒体的发展,虽然滚堂电台依然是惨淡经营的状况,但我们的自媒体已经有一点广告流量费了;最后就是今年与《ONE》的编辑十三妹的合作,让我们又多出了一笔转载稿费(我和阿森都已经决定贡献出自己那部分的稿费)。因此,在此我要带着十万点的骄傲与欢乐,向亲爱的各位滚堂的听友、读者,以及所有关注我们的朋友们宣布:着力于扶助贫困学生的“滚堂基金”今天正式成立了!考虑到滚堂的实际情况,我们这次挑选了两位小同学,接下来滚堂基金会每个月资助他们生活费,一直到他们考上大学为止。这两位小同学都是来自滚堂团队成员的内部推荐:来自湖南常德鸭子港中学的小同学(由滚堂主播阿森推荐)来自吉林通化市第一高中的小同学(由滚堂运营鹿茸推荐)关于滚堂基金,我们也做出如下几点保证和说明:第一,我们绝对不会以任何形式暴露小同学的个人隐私,并绝对不会要求他们出于各种原因对我们表示公开感谢。我们也会保证最小限度的与小同学接触,以免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压力。第二,将来随着滚堂运营情况的好转,我们会增加更多资助名额;但即使运营情况恶化,我们也绝对不会中断已在进行的资助。老规矩就是滚堂所有入不敷出的部分,全部由杨主播个人买单。第三,在拥有足够的运作能力之前,现阶段我们不接受任何来自个人或者组织的捐款。但如果你对儿童心理方面有所了解和研究,我们希望你能给我们一定的咨询指导,避免我们给小同学们带来错误的影响。第四,我们暂时也不接受除滚堂团队成员之外的资助人选推荐,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核实实际情况。第五,由于滚堂电台及媒体内容包含有脏话以及潜在暴(kai)力(che)的内容,我们保证不会向任何未成年人推荐滚堂。从四班基金,到小女神基金,再到今天的滚堂基金,这花掉了我六年的时间。我一直觉得人生不需要匆忙的赶路,所以我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能和你们一起慢慢把滚堂做好,也能和你们一起慢慢地把这个世界变好一点。这会是滚堂有史以来做过的最摇滚的一件事,很高兴这一个瞬间的欢乐与骄傲能与你们共享。
“阅读原文”:那封不成熟的信以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