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女王: 我们拥有覆海移山的力量

在她新演唱会电影上映的前夕,史蒂薇?妮克丝和NME谈到了她不久前发布的新单曲的灵感来源,特朗普对COVID-19的不负责,以及自己一路走来的创作历程。
译:易安
编:Echo
Stevie Nicks
佛利伍麦克合唱团(Fleetwood Mac)在2019年底结束了他们长达一年的世界巡演,史蒂薇?尼克斯(Stevie Nicks),这位72岁的创作型主唱终于回到了她在圣莫尼卡的家,打算在巡演期间休息一下。
和我们其他人一样,她没想到会被耽搁这么长时间。
“我从三月份就被隔离了,”尼克斯告诉NME,“我原以为我可能会做差不多10场演出,然后就能为《Rhiannon》做一个迷你系列了。但这都成了幻想,因为病毒大流行爆发了。”
Fleetwood Mac
在这些黑暗的日子里,尼克斯的日程一直很紧。《请为他们指明道路(Show Them The Way)》是在大卫·格鲁(Dave Grohl,喷火战机乐队主唱)的帮助下远程制作的,是近六年来史蒂薇的第一首单曲。
她还帮助制作了与自己2016-2017年演唱会同名的电影《24克拉黄金演唱会(24 Karat Gold The Concert)》,是一部非常令人着迷的影片,于十月底在影院上映。其中包括《17岁的边缘(Edge of Seventeen)》等曾经大热的主打歌,还收录了一些尚未发布的宝藏以及深度剪辑。
最近,TikTok视频的走红让她的歌曲《Dreams)》重新回到了排行榜上,而当我们采访到这位两次入选摇滚名人堂的歌手时,她却在想其他的事儿,包括她与特朗普之间的争端,消失的《Buckingham Nicks》专辑等等。
24 Karat Gold The Concert
NME
你6年来的第一首单曲加上《24克拉黄金演唱会》电影——这都让你非常忙碌吧?
我几百年都想不到我会在两周内推出两个不同的项目。听我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做了特别多工作。我很兴奋,也为这一切感到骄傲。
我认为在疫情结束之前,这部电影是最接近实际、最认真的演唱会电影。
而关于这首歌,我认为它是关于当下的,关于我们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国家现在这么分裂,已经倒退了太多。这让人觉得非常悲伤又可怕。
Stevie Nicks
NME
你曾公开批评美国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做法,你发推特说“没人领导我们,根本没人有计划”你把这称为“悲剧”和“真正的美国恐怖故事”。
你知道总统和他妻子感染了吗?就比如说“戴上你的口罩”,这个事情很简单。只是要求民众戴上口罩就好了,特别是作为一个总统,这种要求太简单了。
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被告知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强到不可思议,所以我不敢冒任何风险,在我们这一行里没有人敢。对我来说作为一名歌手,如果我感染了开始不停地咳嗽,肺被病毒攻击那就等于杀了我,因为这会毁了我的事业。
Stevie Nicks
NME
你认为特朗普不负责吗?
我认为如果你不戴口罩,就是不负责任。我很抱歉他感染了(我可没这么说),但他就是从来不戴口罩。他的圈子里没人戴,现在他们都感染了。
这确实给那些自认为这是某种政治事件的美国人上了一课。你猜怎么着?这根本不是政治问题,这很危险而且会传染。但特朗普必须得感染了才明白吗?他听不懂科学?听不到所有医生私下里都说“你得照顾好自己,戴上口罩”吗?
Stevie Nicks
NME
你觉得特朗普为什么不听科学家的话呢?
我想他只是觉得自己更懂。但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这就像你孩子出门的时候你告诉他们要小心,但他们还是一整晚都不回家。你所能做的就是警告别人,他们听不听就由他们自己了,但那不是我的问题。我很抱歉他们感染了,但愿他们更清楚利害了。
Fleetwood Mac
NME
大家都说你在采访中十分坦率,我想这就是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吧?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是我妈妈告诉我的。我就是我。我知道有时候我的诚实太过分了,会把一些人拒之门外,但如果你听不得真相,那我真的没办法和你相处。
Stevie Nicks
NME
在《24克拉黄金演唱会》中,你详细描述了1983年创作《狂野的心(The Wild Heart)》时遇到的困难。你说比起个人唱片处女作《Bella Donna》,你更“傲慢”,更加“不像一个团队成员”了,为什么这么说?
《Bella Donna》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这是我单飞以后的第一张唱片,我没愚蠢到要浪费时间和金钱,也没放纵自己。
在完成《Bella Donna》之后,我和佛利伍麦克合唱团一起制作了《海市蜃楼(Mirage)》。这花了我们一年的时间,之后我们又进行了大概一年的巡回演出。
《海市蜃楼》是一张很大的专辑,里面有很多单曲,所以当我演出回来的时候,我变得不一样了。我不能再把自己看作像是一个清洁工或者服务员了。
Bella Donna
Stevie Nicks
1981
NME
这对《狂野的心》的录制有什么影响?
我走进录音室的时候更自信了。可以说是傲慢,也可以说是自信,介于两者之间吧。我的思想上要强大得多。比如,我想创作,我想比第一张专辑更多地参与。现在回想起来,那只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成长过程,我不喜欢一切都为我准备好了的状态。
《狂野的心》就是不一样,它也需要有所不同。就像在《Rumours》之后,我们创作了《Tusk》,因为我们不想让《Rumours》就这么结束。尽管唱片公司说我们要这么做,我们也只是说“我们做不到”。
Stevie Nicks
NME
你的第二张专辑算是个人的转折点吗?
《Bella Donna》开启了我的单飞生涯,但《狂野的心》让每个人都知道我已经成为独唱歌手了。我不会只是说“那很有趣”然后就又回到佛利伍麦克合唱团,我要做到能同时在两边工作。
佛利伍麦克合唱团休息的时候,我可以去做个人专辑和个人巡演,然后再回去。这对双子座来说特别好:我有两个世界,就从来不会觉得无聊。
Stevie Nicks
NME
你有没有为把歌给了佛利伍麦克合唱团而不是留给自己而感到矛盾?
没有没有,我对我的歌从不自私。假如我写了十首歌,我会坐在钢琴前给乐队弹全部十首,然后让他们来选。因为如果是他们自己选的那演奏出来的效果也好。如果是我想把歌塞进他们的喉咙里,也演不好。
他们挑哪一首对我来说都可以,从来都不是问题。事情好像自然而然就解决了,那些应该出现在专辑里的歌会自己跳出来,而不适合那个时刻的就是不适合。
Stevie Nicks
NME
想到#MeToo运动揭露出来的事情,这些年来你经历过类似的麻烦吗?
说实话,在佛利伍麦克合唱团,克里斯汀?麦克维(Christine McVie)和我都拥有覆海移山的性格力量。
在我加入乐队的头两个月里,克里斯汀和我达成了一个协议,那就是我们永远不能在一间满是英国和美国著名吉他手的房间里受到二等公民的待遇。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尊重,我们就会表明“派对到此为止了”。我们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如此。
Christine McVie & Stevie Nicks
在我自己的单飞生涯中,虽然没有克里斯汀,但我有洛莉·尼克斯(Lori Nicks)和莎伦·西兰尼(Sharon Celani),我的伴唱和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想成为Crosby,Stills and Nash(三位民谣强人组成的团体)!有时我们会尽量不让我的声音比她们的大,而是让三部分和声相辅相成,她们的声音也是我的声音。
私下里,我们的性格也很像,都坚持“别惹我们,因为我们的音乐做得很好,又特别有天赋,我们都是很棒的女性。如果你不给我应得的尊重,用让人不舒服的方式对待我们,我们就不会和你一起工作。
Lori Nicks, Stevie Nicks, and Sharon Celani
NME
因为你目睹或者遭受过虐待,所以需要一个协议,或者更多人的力量吗?
有时候,我看到女性会被用在我看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72岁的我早就落后于#MeToo运动了,但我完全支持这些女性。
1975年我加入了一个著名的乐队,所以我不用一个人搬去洛杉矶,试着在乐队里找一份工作,或者找一些与音乐有关的其他事做。我不用做那些搬去洛杉矶当演员的女孩们必须做的事,我很快就有了一个团队支持我。当我和林赛·白金汉(Lindsey Buckingham)在一起的时候,也有他支持我。我从来不用一个人去跟制片人或者那些想占我便宜的人谈话。
我真的很幸运。很多演艺圈的女性都有过非常不幸的经历,但我似乎幸运地躲开了。
Stevie Nicks
NME
这部电影的特色是1973年你和林赛?白金汉的同名专辑《Buckingham Nicks》中的《Cryin in the Night》,这张专辑在CD时代和以后都没有发行。那由于你们的分歧,我们还能等到发布版吗?
我还不知道呢。我觉得应该会发布,只是需要再稍微打磨一下。但我觉得不应该再混音了,就像我们创作时那样混就可以了,我也希望它发布。
我和林赛之间拥有《Buckingham Nicks》就像拥有一辆旧奔驰。一个人说“赶紧发了吧” 另一个人就说“我还不想就这样发”,三年后,事情又反过来了。这就是从1975年以来《Buckingham Nicks》上反复发生的事!
Stevie Nicks & Lindsey Buckingham
NME
去年林赛心脏病发作后你给他发了封短信,收到他的回信了吗?
那次心脏病发作很严重。佛利伍麦克合唱团的所有人都写了信给他,告诉他一定要康复。作为前女友,我写得更多一点儿。我说 “你要好好休息,好好照顾自己”。
就还是老样子,对吧?但是我们还没有任何联系,没啥大不了的。如果一件事注定要发生,它就会发生。如果我们注定要继续交流,我们会的。只是现在还没发生。
Stevie Nicks & Lindsey Buckingham
NME
但他知道那封信吗?
他知道的。他给我们大家写了一封群信。从那以后,我们还没有和他联系过。你知道,乐队一起走过了43年,所以我们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相处模式。
原文地址:
https://www.nme.com/music-interviews/stevie-nicks-in-fleetwood-mac-christine-mcvie-and-i-were-a-force-of-nature-2785710
原文作者: Greg Wetherall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