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大师鲍勃·迪伦教你站着把钱赚了

当鲍勃·迪伦把他的所有音乐版权出售给环球音乐集团时,粉丝和业内人士们最好奇的肯定是价格。但是这里头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迪伦是怎么在1990年之前就把自己几乎所有音乐的版权弄到手的?
Bob Dylan, 1965
文:阿歪
编:左春春
迪伦上世纪60年代初出道的那会儿,标准的音乐发行合同条款是由创作者拿五成的版税,剩下五成则落在出版商手里。创作者们一般会与出版商签下这样的合同,并令出版商能够拥有其音乐两期的版权,每一期是28年,总计就是56年。
这是由于美国当时版权法的不完善造成的,一份合同包括28年所谓的“版权保护期限”和28年的“续展期限”,名字一签下来半辈子都过去了,这让原本就在版权转让中处于下风的创作者苦不堪言,连马克·吐温这样的大作家也曾在这上面栽过跟头。
1969,怀特岛音乐节
(Wight Music Festival)
1962年,迪伦与利兹音乐出版公司签下了他的第一份出版合同,而根据费尔·哈迪(Phil Hardy)在《镍币与银币:现代音乐出版及管理》(Nickels & Dimes: Music Publishing & Its Administration in the Modern Age)一书中所述,同年迪伦还与威特马克(Witmark & Sons)签了另一份合同。
当被告知不能同时与两家出版商签约时,迪伦有幸有传奇经理人阿迪·莫古尔(Artie Mogull)给他当军师,让他花钱来解决问题,先把自己从利兹赎出来。
迪伦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但他早期的歌曲包括首张专辑里的两首原创歌曲仍然一直捏在利兹手里,直到后来利兹被环球音乐集团的前身MCA给收购了。也就是说,兜兜转转,这些歌最终也还是来到了环球手里,和迪伦的其他大作会合了。
2015,大卫·莱特曼的晚秀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
在那个年代,迪伦和利兹的合同显然是个典型例子。到了1976年,美国版权法废除了版权续展制度,强制规范版权的转移期限为35年。
这也就赋予了1978年以后包括歌曲创作者在内的创作者们在35年后收回自己作品版权的权利,这“矫正的正义”终于给创作者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公平,前面提过,在1978年以前这往往需要56年的时间。
根据美国版权局提供的信息,迪伦在2010年2月17日提交了一份终止其首专版权的通知。这份通知于2018年6月30日,也就是专辑发行56年后正式生效。不过当迪伦在美国重获这些版权时,在其他国家的版权却不终止提供,所以它们还是归环球唱片所有(迪伦也为自己几首翻唱歌曲的编曲申请了版权终止)。
2012,维埃莱斯·夏鲁斯音乐节
(Vieilles Charrues music festival)
但是除此之外,迪伦似乎没有再向版权局提交任何其他的版权终止通知,这对这位在20世纪60年代初就签订了出版协议的创作者来说显然不太合理,按理说他应该给他的每一张专辑、每一首歌都写一份版权终止通知,但他显然不是通过这个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的。
那他到底是怎么在1990年得到自己其他所有作品的版权的呢?在职业生涯开始时还在傻傻地签两份出版合同的他,又是如何在后期成长到能够做出这么明智的决定?恐怕他的商业头脑和旁人的建议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索尼音乐的一名退休领导层人员表示:“迪伦对公司运营有很大的兴趣,总是询问公司是如何运作的,”他在七八十年代曾与迪伦打过交道,“这是除却富有天赋的创作者和艺术家以外,他的另一重身份。”
2012,第17届年度影评人选择奖颁奖典礼
费尔·哈迪的书中提到,迪伦和他的新经纪人艾伯特·格罗斯曼(Albert Grossman)同威特马克签订了一项协议,使得双方各拥有一半的版权,这是业界的标准做法。但厉害的是,迪伦没有与威特马克签订普通的两期协议,而是很有先见之明地只签订了一期即28年的合同,没有签订续展期的版权转让,所以他才能在1990年取回他在协议中转让的全部歌曲所有权。
一位从事买卖版权的高管表示,这是“惊人的明智和不走寻常路”。当然,这份智慧并非独属于迪伦,当时的一个创作者组织也提供了一份要求签订一期版权的合同原本。
Billboard于1965年11月2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同年迪伦和格罗斯曼成立了迪伦自己的第一家出版公司矮人音乐(Dwarf Music),并聘请了莫古尔来运营。在1969年,迪伦和格罗斯曼一拍两散,他自己拥有歌曲的管理权限,而格罗斯曼则保有部分股份。
那一年,迪伦自己成立了一家出版公司,大天空音乐(Big Sky Music),接着又成立了羊角音乐(Ram’s Horn Music),还有后来的特别炮友音乐(Special Rider Music),这些名字奇怪的公司让迪伦拥有他此后创作的所有歌曲的版权。
蒂姆·邓恩(Tim Dunn)提供的鲍勃·迪伦版权文件显示,为了重获矮人音乐和大天空音乐歌曲的完整版权,迪伦提起了诉讼,并最终与格鲁斯曼的遗产继承者达成了和解。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许多歌手和创作者只是资本家手底下的打工仔,不少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晚年还得各个场子跑地挣养老钱。
签订版权转移合同的双方本就在经济、信息等方面处于不对等的位置,创作者一方往往还不能确定自己的作品是否有相应的价值,于是也有很多价值远被低估的作品让创作者在签订合同后后悔莫及。
鲍勃·迪伦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赚出几辈子的养老钱,归功于他年轻时的远见卓识,咱也得承认他对自己的自信确有根据。
References: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business/9500352/bob-dylan-song-publishing-deals-history-umg/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