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给中国摇滚“开了个坏头”?

进入2010年代以后,随着独立摇滚的兴起,中国的音乐圈变得越来越百花齐放,而有很多老一点的乐迷,却始终对现在的一些风格偏软,音乐主题也不再关注于反抗、反叛和批判等“摇滚精神”的乐队有所微词。
但反对方则认为,之所以一些中国摇滚乐迷言必称“摇滚精神”,是因为崔健给中国摇滚开了个坏头,他们主张把摇滚只当做是一个曲风标签,而不应该具有精神上的意义。
也就有这么一问:艺术家一定要去批判吗?
崔健
首先,那些认为崔健“过分强调”意识形态和反抗精神的人,大概是没有认真地听过崔健的歌。
但凡你仔细听过《一无所有》,或者至少看了一眼它的歌词,你也会发现,这首被誉为“中国摇滚起点”的歌曲,其实它的歌词尺度放在今天来看也就是一首普普通通的情歌罢了。
“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
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所以你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这个时代,连吴亦凡都能翻唱崔健,因为崔健的音乐并不像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是如何如何具有反抗精神。
而你必须对崔健创作《一无所有》的那个时代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认知,才能知道,这句歌词在那个时代,就如同一句振聋发聩的口号一般,所以它才能成为某个广场上的“圣歌”。
而在崔健之前,大陆的所有音乐,几乎全部都是用来“歌颂”的,更不要提再往前还有样板戏的十年。在当时的主流音乐世界里,音乐只能勉强算是一种娱乐手段,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文宣的工具,而几乎完全不具有“表达自我”的作用。
是因为崔健那一声“一无所有”的呐喊,喊出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内心的痛苦(至于是哪些痛苦,写得太多可能这篇文章又要消失了)。
以前,人们被关在了一个盒子里,被那些“歌颂”的音乐反复地自我洗脑着,人们或许不快乐,或许很贫瘠,但其实并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和“富庶”是什么样子的。
而一旦打开国门,当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一代人发现了这个世界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一无所有”。
所以,只要你对崔健早期的音乐有一点点浅显的认知,你就会发现在时代的制约下,他从来都没有“过分强调”过反叛,饶是如此,他都经历了被封杀的N年,连进行一次正式演出都困难重重,他也根本就不可能“过分强调”。
于是崔健只能用一些隐晦的方式,名为书写爱情,实际却表达的是一些更加现实主义的主题。
所以,这真的算是给中国摇滚“起了个坏头”吗?还是说那些批判崔健的人,希望自己今天依然在听样板戏?
当然了,换个角度来说,“某人创造历史”的另外一种说法是“历史选择了某人”。
如果没有崔健的话,或许中国摇滚的第一声会来自李健、王健,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替所有的中国人发出那一声呐喊,让人们认识到音乐不再是,也不应该只是一种文宣工具,而应该成为后来的中国艺术家们表达观点,抒发真实情感的东西。
如今的艺术家一定要批判吗?或许不必。但问题在于,如果没有崔健,以及其他一些先行者们,后来的艺术家们大概就不会拥有“不一定非要歌颂”的选择项。
现在想起来,也许崔健所代表的进步的那些东西,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稀松平常的东西了。
以崔健发起的“真唱运动”为例,其实哪怕你把时间只倒播十年,“真唱”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绝大部分那时候的电视节目、晚会和演出全都是假唱,音乐完全是“做做样子”的东西。
而活在当今这个动辄能够对歌手“唱功”评头品足的时代的年轻人,又如何知道前辈们为这些东西付出了多少的奋斗呢?
崔健不止是没有“给中国摇滚起了个坏头”,他背负的时代变革的意义远超很多人的想象,甚至于现在的很多人,躺在崔健等先行者们打下的江山里,有资格去对音乐评头品足,大放厥词的时候,唯一能让我想起的就是如袁隆平一样的悲哀:
崔健最大的错误,就是用音乐撕开了那个封闭的时代,让有些活得太安逸的睿智都忘了如此开放的环境是怎么来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