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后,诺有缸第一次完整听了《Morning Glory》……

当一张专辑获得神化的地位时,人们往往会觉得它已经没有秘密了,所有关于这张专辑的一切细节:从创作到发行的任何故事,都已经被挖掘出来了。
绿洲(Oasis)乐队的第二张专辑,1995年的《晨光荣耀(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巩固了利亚姆(Liam)和诺埃尔(Noel)的乐队在乐坛的地位,也让他们成了这个星球上最知名的乐队之一,并且在接下来的25年里传为佳话。
但现在看起来,在这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中,还有更多的令人欣喜、杂七杂八的故事等待挖掘。
文:杨子虚
编:桃子
2020年10月2日,《晨光荣耀》迎来了25岁的生日,也得到了重新精装发行,而专辑的主要创作者之一诺有缸同志,也坐下来接受了关于这张经典之作的采访,深入挖掘了这张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专辑的传奇创作过程。
自从1995年在威尔士的传奇Rockfield录音室录制这张专辑以来,诺有缸还是第一次故地重游,回到Rockfield以后,诺有缸讲述了当地的羊的故事,利亚姆与当地村民的友谊,以及专辑压缩的录音时间表意味着这张专辑里的许多歌曲从技术层面来说……厄……还只是半成品。
以下是我们从这次采访中了解到的十件事。
01
诺有缸这是25年来第一次完整地听《晨光荣耀》。
《Wonderwall》的创作者可能并不太需要经常重温旧梦,采访刚刚开始的时候,诺有缸就透露,在这次25周年纪念之前,他才第一次完整地听了《晨光荣耀》。
他说:“我常常会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知道吧,我每次在现场演出的时候演到这些歌,我就会想他妈的一个14岁的小孩是咋想到这些玩意的?他们他妈的都在听啥啊?我今天可算是他妈的明白了。你知道吧,这些歌词这些旋律,这张专辑里利亚姆的声音完全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在如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东西甚至都接近不了他的程度。”
02
他是字面意思上的坐在一堵墙上录制了《Wonderwall》,还被“很多羊”全程围观。
诺有缸和Rockfield录音室的人一起接受了采访,并重游了录音室。在录音室外的一堵墙边,诺有缸透露说,当他把这张专辑里最有代表性的曲目录入磁带的时候,《Wonderwall》的歌名恰如字面意思。
“我当时就是坐在那堵墙上,”他指着墙回忆起来,“贼傻逼,就那么弹《Wonderwall》。当时有很多羊在看着我弹吉他,我不知道我和它们谁更害怕。”
“我记得我对欧文(联合制作人Owen Morris)说,我有一首歌叫《Wonderwall》,所以我想在一堵墙上来录制。”看起来……最后录的结果还不错。
03
《Definitely Maybe》的第一版被放弃了,最大的罪魁祸首可能是石玫瑰乐队。
“当我们录第一版的《Definitely Maybe》时(这张专辑最开始是在Rockfield录制的,但后来又去了Cornwall录制了第二个版本),我们在山的那边的另外一个录音室叫做Monnow Valley,”诺有缸说,“而石玫瑰(the Stone Roses)当时则在Rockfield录制他们的《Second Coming》。”
两支世界上最知名又最混乱的乐队凑在这么近的地方录专辑,那绝对不会碰撞出文明的火花。诺有缸还记得在录制的过程,他去看望石玫瑰的老朋友Mani,找他要毒品。
最后的结果是《Second Coming》发行了,而《Definitely Maybe》录制的第一版却至今依然不见天日。
04
利亚姆把当地村子里的“一帮他妈的傻逼”带到录音室开派对。
对于像绿洲这样热衷于大夜场的乐队来说,把他们锁在威尔士乡下的一个录音室里,只有乐队成员彼此以及制作人作伴的情况下,很快他们就会有点儿崩溃。
“我记得我们当时在这里,我们坐在调音台前面,其他人就全坐在后面的沙发里。当我们试图干点正事儿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时不时地转过头来说‘你们他妈的能不能闭上嘴,或者他妈的滚回房间里去。’”
诺有缸记得在录制《晨光荣耀》的过程中每个人不同的工作态度,“我们正在努力工作,而他们所有人都在为足球吵来吵去。”
他透漏乐队的其他成员会“在需要的时候进进出出”,在诺有缸的录音框架里加入他们自己的部分,但不可避免的是,利亚姆和其他乐队成员会感觉到无聊。
在描述“最终后果”的时候,诺有缸记得,这也是绿洲乐队撕逼史上众多争吵的一次。“利亚姆从当地的村子里带了一大帮傻逼回来,我当时想‘我他妈的在这里录一张专辑,我都还没写完呢’。所以,如果你想做那种傻逼事儿,去别的地方,别在这里搞。”
05
这张专辑里,只有进Rockfield前就已经写完的歌才有第二段歌词……
众所周知,《晨光荣耀》是在12天内闪电般地写完的,乐队预定了Rockfield六周的时间,但他们只用了三周。其中有一次,乐队成员在一次争吵之后就各自跑去了全国不同的地方。
“我记得当时的速度贼他妈快,”诺有缸回忆道,“我到这里的时候,有一半的歌都还没写完。如果你听了这张专辑,你会发现它有两种歌,有一半的歌有第二段歌词,因为那些歌我在来之前就已经写完了。”
“另外一些歌就只能把一段歌词唱两遍,或者唱三遍了,因为当时我已经没办法了‘你知道吧,去他妈的。’”
06
新鼓手艾伦·怀特(Alan White)在进录音室之前只见过一半乐队成员。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诺有缸谈到了当时录音环境的不专业,还有新鼓手艾伦·怀特进入绿洲世界的时候得到的热烈欢迎。
“每个人总是对我说起这张专辑的声音——‘哦,这张专辑的声音真他妈好听’,”诺有缸说,“我就回答他‘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们进入录音室的时候,没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因为没人听过那些歌,我们没有录任何的小样。”
而乐队的新鼓手艾伦·怀特在为这些歌铺设鼓轨的时候,他不仅没听过那些歌,诺有缸甚至觉得“他可能一半乐队的人都没见过”。
他补充说:“现在你想起来,这张史上最伟大的专辑之一,就是用这种疯狂的方式制作出来的。”
07
乐队没有怎么用过录音室的直播间以及“山寨的恐怖屋”。
《Roll With It》是《晨光荣耀》专辑中唯一一首现场录音的歌曲,其他歌曲则全部是诺有缸用原声吉他和其他音轨铺出来的,Rockfield与绿洲以后能用到的豪华录音环境相比实在是太差了,尤其是环境的清洁程度也堪忧。
“我记得当时那里有很多死苍蝇,”诺有缸回忆说,“去他妈的,简直是个山寨的恐怖屋,到处都是死苍蝇,当时我想‘我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08
乐队预计这张专辑一发行就会被人们讨厌。
“没人看好那张专辑,我觉得,”诺有缸记得在专辑刚刚发行的时候记者们的批评,他补充说,“我想我们当时一直在等待着(这样的批评)。”
当时的记者以及乐队的唱片公司都在“期待着第二张《Definitely Maybe》,所以我也以为它不会收到好评。”
“但是在《晨光荣耀》大获成功以后,记者们不得不重新猜测一切,因为他们错得离谱。”诺有缸说,“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当(第三张专辑)《Be Here Now》出来的时候,它在到处都拿到了10分的满分评价,但那并不是一张好专辑。只是因为他们不想再被骂成傻子了,所以《Be Here Now》一个差评都没有。”
09
如果诺有缸知道《Don’t Look Back In Anger》和《Wonderwall》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可能永远写不完那两张专辑。
事后诸葛亮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在回顾这张专辑中最受欢迎的几首歌时——这些歌曲已经成为了有史以来最知名的歌曲之一——诺有缸说,如果他知道这些歌曲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一定会挣扎着放弃这些歌。
“如果我当时知道现在《Wonderwall》会成为什么,或者《Don’t Look Back In Anger》,我永远不会完成这些歌曲,”诺有缸说,“我可能到今天还在‘完善’它们呢。”
10
《晨光荣耀》之后乐队的“五年计划”为他们的解散埋下了伏笔。
尽管在录制第二张专辑的时候,绿洲已经是当时最知名的乐队了,但诺有缸说,围绕着《晨光荣耀》的录制和发行,他们“没有任何的总体计划”:“就是进录音室,录就完事了,你知道吧?”
“但是当创造唱片公司和绿洲乐队开始制定计划的时候,一切就他妈的结束了,”他补充说,“因为它就像是什么五年计划。”
“当(1997年第三张专辑)《Be Here Now》问世的时候,所有事情都有个什么五年计划,围着比他妈的Halifax还大的桌子开会。”
“但在Rockfield,在那个时间点,我们只是一支很知名的,成功的独立乐队,我们还没有失去我们创造的势头,就是这样。”
Ref:
https://www.nme.com/blogs/nme-blogs/noel-gallagher-whats-the-story-morning-glory-interview-anniversary-2767042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