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的粉丝终于饭圈化了

自《乐队的夏天》盘活了中国摇滚乐队这一潭沉静了多年的死水以后,综艺粉的大量涌入,也给中国摇滚带来了很多乱象。
如今的娱乐圈似乎人人都靠粉丝经济分得了一锅羹,所以国内的乐队有的台面上摇滚精神喊得震天响,背地里却纷纷建粉丝群,无缝移植饭圈那一套运作方式搞得飞起。
但有意思的,第一个因为粉丝饭圈化而出名的,却偏偏是没有刻意运营粉丝经济的五条人乐队——由于在第二季《乐队的夏天》中传奇的经历,五条人成了当今国内粉丝构成成分最复杂的乐队,而通过综艺才喜欢上五条人的粉丝也自发地形成了传统的饭圈结构。
五条人乐队
简单来说,除非你从来不关注五条人的音乐之外的任何东西,只要你关注了他们的微博,或者至少关注过他们的一些行程和动向,你一定见过“二群”这个刷屏的词汇。因为在当今的五条人粉丝群二群中,有一部分粉丝开始构成了一个高度饭圈化的群体。
但与流量明星的饭圈里视偶像如同神明一般,在五条人的粉丝二群中,在这群饭圈粉的行为逻辑里,他们却是以贬损仁科为乐的,除了大肆传播仁科的一些抓拍或者截屏的丑照,在现场嘘仁科以外,他们还会大喊带有性骚扰意味的词汇(如果性别互换必然被打拳的那种)。
究其根本,与传统的流量明星不同的是,五条人从来都不是那种“乖宝宝”,也不会刻意营造完美的人设,更不会对粉丝和风细雨地扮演大众情人的角色。
五条人粉丝所制作的电子刊物内容
因此在这些极端的粉丝看来,他们只能用一些哗众取宠地方式试图引起乐队成员的注意,为此他们甚至臆想出五条人的成员仁科和阿茂之间存在同性私情。
我们反感这种行为并不是因为我们恐同,而是五条人的饭圈粉丝的那一套行为逻辑,毫无疑问就是从传统饭圈那里学来的所谓“磕CP”,但与流量明星们由于受益于“CP粉”的热度而对此欲拒还迎相比,我相信五条人乐队并不可能喜欢这种炒作方式。
但偏偏,这些饭圈粉丝还专门做了电子刊物,即所谓《LSP月刊》(lsp=老色批),其中的内容含有大量的同性暗示。他们甚至把这份刊物专门拿给仁科等人看,在并未获得乐队肯定的前提下,就大肆宣传该刊物“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所谓《LSP月刊》
了解摇滚乐历史的老乐迷们会知道,“爱好者杂志(Fan Magazine)”这种模式在摇滚乐的历史中有着非常长的历史,但以往的爱好者杂志,无不是聚焦于音乐本身,或者顶多涉及一些乐队与乐手制作音乐周边的趣事。
像五条人的饭圈粉丝群体这样,借爱好者杂志的名做如此龌龊之事的,并没有。
那么我知道肯定有朋友会好奇了,他们处心积虑地做到这些,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吸引仁科的注意”么?
心理上的满足当然是重要的一方面,根据月亮组的网友爆料,事实上这个团体很多都是大龄女性,她们的日常就是“无所事事,全天在线聊她们的日常,她们老公如何如何儿子如何如何”,甚至“还有个女的在群里说,她老公比仁科帅”。
而另一方面的目的就多少有点为人不齿了,他们设计了一些乐队的周边产品,做好之后找到乐队官方,希望获得官方授权,然后跟乐队方五五分账——自然是被乐队方面拒绝了。
毕竟,五条人去年的官方淘宝店卖周边每次都是一上架就销售一空,盯上这笔钱也太正常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五条人的粉丝出现了饭圈化的现象,但其实这与乐队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反而五条人的成员本身的超脱,一定程度上还阻止了这种饭圈化的加剧——我就不想点名隔壁的某些乐队了,只能说耗子尾汁吧。
但事实上,我还是那个观点,任何人,只要一开始是“粉丝”,不管ta“粉”的究竟是某个人某个事某个团体甚至——某个国,都注定会走向饭圈化的道路。
所以做为过来人,我见过粥粉和糊粉撕逼(分别为Oasis与Blur乐队粉丝);虫粉和艇粉撕逼(分别为Beatles与Led Zeppelin乐队粉丝);以至于后来甚至出现了什么嬴政粉和李世民粉撕逼的怪事。
问题从来都不在被粉的那个对象,而在“粉丝”本身。
乐夏第三季,不办了?
所以当我观察这些五条人的粉丝的行为时,我难得见到他们讨论五条人的音乐,更不可能见到“粉丝”因为五条人而喜欢上民谣或者摇滚乐;但他们却往往会对五条人的行程、仁科的私生活了如指掌。
你完全可以想象为什么这样的群体为什么会走向饭圈化的道路。
前几天,网络上在流传一则关于《乐队的夏天3》停办的消息,杨主播也写了一篇相关的推送来探讨如果乐夏停办可能的原因,在那条推送的评论有一条留言我印象很深。
那位老兄说:“乐夏挺好的,不办更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