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寸钉得知入选摇滚名人堂:惊呆了!

特伦特·雷诺 (Trent Reznor)已经卖出了几百万张专辑,在全世界各地的音乐节上给歌迷演出,甚至还拿过一次奥斯卡奖,但是当九寸钉(Nine Inch Nails)乐队的主唱得知他们位列2020年摇滚名人堂的正式入选名单时,他说自己“惊呆了”。
自从1989年凭借首专《Pretty Hate Machine》出道以后,其实九寸钉在2014年就满足了摇滚名人堂的入选资格线(摇滚名人堂要求首专发行25周年以后才具有入选资格),但在经过了三次提名以后却一直没入选,特伦特·雷诺本以为他们这次依然会是陪跑的。
特伦特·雷诺向《滚石杂志》讲述了他的震惊,摇滚名人堂对他的意义,以及他在克利夫兰的历史。
特伦特·雷诺 (Trent Reznor)
滚石:大新闻啊,恭喜!
特伦特:(假装不在乎)哦,是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大笑)才不是,我都被吓到了,我真的惊呆了。
滚石:为什么会震惊?
特伦特:事实上我真的很惊讶,当我回顾九寸钉被人们接纳的过程,我总觉得九寸钉是那种两边不靠的乐队,我们不在哪个类别,或者说“那东西”里。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算我们的自我安慰,我们只是预设我们不属于那里,因此看到我们被(摇滚名人堂)承认,我感到非常惊喜,感觉还不错。
滚石:这是你们第三次参加投票了,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在投票名单里你有,入选名单里却没有你这回事?
特伦特:习惯了失败,是的。这真的挺放心的,似乎我余生中的每一年都有新的失望在提醒我:“你还不够好”。
九寸钉(Nine Inch Nails)
滚石:这跟奥斯卡得奖那次相比如何?
特伦特:好吧,我还没来得及想这么深入,得奥斯卡那次是一次超现实的经历,因为的确是出乎意料。我们从来没有期待过得奖,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专注做一些自己真正相信的事,并且认为我们做得很好,这种感觉就像是照章行事。
第二天醒来,你虽然依然是没拿奖之前的那个傻逼,但是感觉是有意义的。这种感觉很好。
我认为摇滚名人堂的概念本身有点儿荒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当你试图给如此广博的东西一个确切的量化评价,并且不可避免的引入竞争的元素,这种游戏化的做法很难让人感觉合理。
去年参与典礼并且引荐The Cure是非常不错的经历,我们和Radiohead乐队的家伙们坐在一起,看Bryan Ferry(Roxy Music主唱)的演出。能看到一群人在一起把音乐当做头等大事来庆祝,感觉真是太好了,清白、爽快。
就像我说的,虽然还没有真正融入(摇滚名人堂),但我很荣幸我们被认可了。
滚石:摇滚名人堂在克利夫兰,由于你在那里的历史,我想这次入选对你来说格外特别吧?
特伦特:是的,我记得第一次有摇滚名人堂的概念,当时还有一场关于应该在哪个城市搞摇滚名人堂的竞赛。我那时在一家销售键盘和鼓机的音乐商店工作,那家商店也做了一些努力来吸引人们的努力,因为他们认为这会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那座城市需要体育以外的一些东西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这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当年的种种,真的是难以置信我自己曾经参与过它。
滚石:你在那里制作了你的第一张专辑,所以这算是走了一个圈,圆满了。
特伦特:我在克利夫兰的郊区,距离市区一个半小时的地方长大,当我辍学以后,我立刻就被克利夫兰深深吸引了。对我来说,那里的音乐圈非常的活跃,尤其是跟另外一个临近的城市匹兹堡相比。
我初出茅庐就是在克利夫兰,参加了一些乐队,那会儿我才二十出头。我想“我最好为自己的人生做点儿事,”然后我在那边的录音室里工作,并且专注于后来成为了九寸钉的工作,现在克利夫兰依然有我的愿景和蓝图。
所以,每当我回忆克利夫兰的那段日子,我总是带着浪漫的玫瑰色滤镜。
滚石:他们只选了你一个人,而没有乐队里的其他人,这是正确的决定吗?
特伦特:我当然希望我的乐队成员也能入选,但我说的不算,不过我正努力接受这一点。
滚石:今年的入选名单很棒,我认为你应该会喜欢Depeche Mode、Biggie和T. Rex。
特伦特:我很高兴Depeche Mode终于入选了,每当我感到好奇,想知道“好吧,谁入选了,谁还没有?”然后你会看到Kraftwerk和Todd Rundgren还没入选,感觉就好像“好吧,这玩意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这些家伙绝对应该入选进去了。”
我提到的这两个名字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如果没有那些家伙的话,我可成不了今天的我。这就是我一个无名小卒的想法。
Depeche Mode
滚石:我还想说Joy Division和New Order。
特伦特:当然。当你深入思考一下的话,所有的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就是这样,我认为目前对我来说最怪异的一点是,无论我身处何处,我始终觉得我们跟一切都格格不入。你不会在Sirius卫星电台里听到我们这种类型的音乐,更不要说九寸钉。所以我原以为摇滚名人堂也会这么判决我们的命运,因此,请允许我先开心一小段时间吧。
滚石:我想你们会去演出对吧?
特伦特:是的,我们会去的。
滚石:你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穿着晚礼服,但我无法想象你在演出《March of the Pigs》也穿着晚礼服。
特伦特:那应该不会发生。(笑)但谁知道呢?
滚石:你可以想象跟Depeche Mode他们一起在舞台上合作演出吗?
特伦特:那会有点儿模糊(笑)。
滚石:想一下谁会引荐你们吧,你有自己的想法吗?
特伦特:还没有,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也才刚刚接到入选的消息。而且,我在上周末刚刚有了个新生的孩子。
点击购买超酷的滚堂2020“消失的歌曲”台历,为资助贫困同学的滚堂基金助力
滚堂2020台历预售!寻找那些消失的歌曲
滚石:哇!恭喜啊!
特伦特:谢谢,所以最近有很多动作。
滚石:你这几天可不得了啊。
特伦特:真的,我知道!2020年从大爆炸开始。
滚石:我认为九寸钉和Depeche Mode的入选证明了你们所制作的这种类型的音乐。长久以来,摇滚名人堂似乎都强烈青睐基于吉他的乐队,而他们向来对使用合成器的乐队视而不见。
特伦特:是的,我希望如此,还有一些嘻哈的名字。对我来说,这就是摇滚精神。摇滚精神病不意味着必须是吉他/贝斯/鼓,它可能是一个唱盘、一台电脑、一件合成器或者一部编曲机。
它们都只是工具,对我来说,表现的精神在于自由,表现方式不应该有任何的限制。这就是我对‘摇滚’的含义的理解,你不应该按照乐器的种类来定义什么是摇滚。
滚石: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的入选也很酷,这些都是摇滚。
特伦特:是的,让我们选入更多的合成器吧!
滚石:是的,他们应该选入Kraftwerk和Gary Numan,当然还有Joy Division,是时候了。
特伦特: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
references:
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news/trent-reznor-rock-roll-hall-fame-937871/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