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哥,你和马頔什么仇什么怨

逼哥和李志的微博撕逼大战这两天里引发了民谣圈史上最大波围观,但以防部分群众仍不明始终,摇滚天堂带大家拨云见雾理清撕逼全!过!程!

1、起因是马頔某天矫情,发了一条微博:在中国做音乐真可悲。
2、逼哥马上看不过去,连发两条微博予以回击:
我倒觉得在中国做音乐很幸运。因为大多数民众音乐欣赏能力太差,于是咱的歌手怎麽低级都会有人听,赚钱比其他行业轻鬆多了。以我们这代人平庸的音乐天赋,绑起来扔英国去没人搭理,他们好音乐都听不过来,哪有閒工夫骂哟。马老师别紧张,我头上的纱布还没拆线。
马老师您想啊,哪个行业不是一週工作五天每天八小时。咱们呢?虽然说录音和巡演的时候很累,但一年有几天在工作呢?大部分时候还是睡觉扯淡玩圈子喝酒空谈理想吧。咱拿把琴,用五六个和弦,53231323,唱十来首歌讲几个过气笑话,表演一下忧伤或愤怒,轻轻鬆鬆赚几万。你觉得我们还不够幸运吗?
3、第一阶段以马頔小公主删博投降告一段落。
4、逼哥本着和音乐人推心置腹“讨论问题”的原则,四处放枪,其他音乐人包括马頔都没有回应。
5、4月6日,逼哥继续不依不饶,发了一条晒马頔傻逼粉丝的微博:
6、谁料逼哥微博下面模仿马頔语气的段子手此起彼伏,逼得逼哥表示要放大招:
7、4月7日凌晨,马頔终于按捺不住,写长文《致逼哥》予以回击:

8、逼哥相当风轻云淡,在“冲了个凉”后,发出长文《致小马》:

9、随后,马頔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发长文《回逼哥致》:
如果您有意想和我这个晚辈喝个酒聊个天,当然是我的荣幸,也想做些讨论,只怕各持己见也不会聊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见面前我也说说自己的想法,但看不见表情难免会有歧义揣测,望您大度。

您说的很对,我也不赞同论资排辈的说法,但我更愿意秉承一份尊重。有了这个前提,打压一词确不存在,跪舔一语也是无稽之谈,只是事不由我而起却向于我,突感错愕,无暇招架。
我听了您所有歌,第一张到现在越来越不喜欢,不避讳;至于您的为人听过风言,全当放屁也没挂心,与我无关,因为为人和音乐一直区分对待;傻逼谁都讨厌,不过每个人对其标准也不尽相同,认为我与您是傻逼的人也不在少数,我能做的就是自己尽量少犯傻逼,一是免于计较,二是想通过以身作则让其他人也少犯傻逼就最好不过,暂时没有做到,仍在努力。
可能您说的最近的言论和演出有关系,是想督促行业发展,也要摒弃傻逼听众,可我有个疑问,没您说的那些傻逼您怎么一下走到今天的?费解。也可能正因为您的演出和收入关系不大,才能如此洒脱,而我要靠演出暂时维生,惭愧自己做不到像您。

我现今也是歌迷,小河老师一直是我尊敬的音乐人,不管是音乐还是人格,当年的纵酒狂徒如今的脱口妙法,实在令人钦佩,不管是音乐还是做人。况且从心理的角度讲,没有任何的两个人可以完全明白和理解,除非其中一个人全知全能,也许您是,暂没证实。批评我的人太多,您的听众跟着您来我微博指正我的也大有人在,有些道理实在不堪入目。
前辈经验也有取舍,不会以点盖全,分享和呼吁固然是好,但以您的制高点,再相较我这种躺在地上的层次,如不是您主动为之,我必入不了您的法眼。至于您对贰佰和尧十三当然要感谢,也许在您看来形式主义,还略有虚伪,但礼貌二字必有可为,而您“认为”的事确实太多。
父母教育我要谦卑,您也不必说幸运,至少这十多年来您一直在练琴,比早几年弹得好多了。再有,既然您不是我的听众,那您的评价之于我也不过是放屁。
您曾说不上音乐节不唱梵高先生,但也做了,许是您说的话太多,自己都记不清了。好吧,您的批评和观点确有些客观之处,但也有些哗众取宠之嫌。谁不希望行业好,可事实是还没有几个能像您这样不为维生又站在一定高度上,您大可不必过谦,高度有目共睹,不然您的呼吁也不会有人回应分毫。而您的批评却只站在您一个人的标准上,实在不敢苟同。

请问左小老师骂您,跟我有什么关系?不知道您睾丸好了没有,抓紧治疗。取关您是因为不想对您带有个人情绪,以便不会干扰自己继续听您的歌。恕我愚钝,如果您一开始是这样的论调我也未必如此,如果我说这些都理解不了,根本就不配做个人。
我承认起步的歌手应该被时不常的提醒,一度我也有些飘然,随后深感傻逼,也一直在改。同样的,历经沧桑满是经验的您,也该时刻自省,这和起步早晚没有关系。最一句我赞同,其实我们在更多人眼里只是一坨屎。
您说的这两位老师我不认识,批评您的也不止这两位老师,都该听听。这个圈子再糟也有好的一面,不然您也不会还在这个圈子。诚然,我也经历过在背后诋毁的话,您这几天做的不过是玩闹了。我在背后也会说自己喜不喜欢一个歌手的歌,因为我没机会见到他,但没诋毁过,更不会评价好不好这回事,并觉得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这么做。

很高兴这点上能和您达成共识,您也傻逼过,但怎么就不能容忍别人傻逼一下呢,如此教育只能激起反感,达不到效果不说,还容易引起逆反情绪,他们要的是醍醐灌顶,不是提壶灌尿。再者,年轻犯错是好事,也正是年轻才有时间和机会犯错,这是一个认清自己的过程,没错过怎么知道什么是对的。等到成熟醒悟时,改正并且做得更好的几率会更大,因为切身体会过。
您太辛苦了,每天自我煎熬还要关心行业健康,真乃大无畏,忘解脱。
我的不成熟感悟:
1,现在不想理解不理解这种事了,做好自己比什么都强。早先我也会在微博骂听众,但有时过激下,也曲解了很多善意,实在不该,对于过往深表歉意。
2,您要是说我博取同情那就太过了,至多是陈述事实,也是希望您和我的听众有个缓和,别再为些无聊的言辞争论不休了。我确实通过音乐赚钱了,没觉得丢人,一直这么理解他人假装清高的好像只有您。
3,听歌这件事本身就是感性行为,您说的理性可能是在音乐之外的审视夺度,我更希望是正确的引导,任何人成熟都需要一个过程,而不是自以为高明的调侃。况且您前言后语确实有些矛盾,您有时间也来看看您的理性粉都在干嘛,那句话怎么说,当什么还想立什么来着?
4,您对合约精神的贯彻和对版权的举措的确非常牛逼,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敬佩。不认同的是,我觉得独立音乐是生意,也是“熟意”,是观众和音乐人共同建立的,所以就我而言肯定没有优越感,只会尽量感恩谦卑。
5,比您多一条,您也折腾好几天了,从左小老师,好妹妹,二手玫瑰,痛仰到我,您不累我看着都累。一直不回应您也不是怂,只是不了解您的本意不敢妄断,直至今日凌晨。我知道我发这篇回应您肯定有话说,不知道您是不是还需要运动一下冲个凉,就像老崔说的,在运动中想事越想越起劲儿,只是如果和团队开个会,不,和团队洗个澡,不,您一个人洗个澡,真的别太久,我昨天实在熬不住睡着了,而且您这样太浪费水还不环保,对身体也有负担。这篇回应也是最后一次,您再说什么我也真心不想看不会回了,像您私信里跟我说的,您不认识我对我没成见,我也一样。您私信里还说如果我不想听您就换个人调侃,那您就换个人去调侃吧,毕竟我玻璃心小公主,老吃速效救心丸也不是办法,可怜可怜我吧,而且我们那儿有句话,叫能动手尽量别逼逼。。。啊,不是单挑么?怎么群殴了,这么多人,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忘了您团队人多朋友多,给26岁的年轻人一条活路吧,再也不敢说您的兄弟汪峰老师近几年的歌不好听了,您的也是,逼哥全宇宙第一!

见与不见我都在那里,跟您聊的很开心,不周之处还望海涵,山水有相逢,祝李老师生意兴隆,发财亨通,微博聊天到处为止,如不嫌弃有机会我请您喝酒,咱们坐下来慢慢聊~
10、逼哥则又发长文予以回应:


各位看客是不是看呆了!如果你不想长篇翻来翻去的话,来看看我们的运营鸡鸡同学是怎么总结的:
李志笑讽刺马頔粉丝傻逼嘛,然后马頔就回了一个“你一大把年纪了不好好待着跟我叫什么劲,你不就嫉妒我挣钱了么,你不就嫉妒我比你火么”,李志回了一个“你这小逼崽子懂不懂人话,你音乐太傻逼了,听的人也傻逼,小厚也傻逼,但是人比你老实”,马頔又回“我傻不傻逼你说了不算 ,你就没傻逼过么,你不也被人骂么,你傻不傻逼是你的事别特么拽上我”。(逼哥要去做公关绝逼逼死一堆人)
为什么逼哥近来火气这么大?
2015年的大事之一就是作为“音乐个体户”的李志“看见”2015巡演全国启动。(逼哥,你取这个名字真的不是搭了柴静的船?)不仅宣传声势浩大,连《南方周末》都登出文章《“没规矩”的行业里有没有公平,民谣歌手李志的价值观》,李志更是不遗余力地把各个民谣歌手逼逼了个遍:包括左小祖咒、二手玫瑰、痛仰、宋东野、好妹妹、马頔,甚至还火上浇油地黑了中国演出观众和中国大学生。

所以,逼哥在说什么你清楚了吗?
明眼人一看便知,逼哥最近的撕逼并非针对某人,甚至可以说他说的都是大实话:无素质的观众,混迹生活的大学生,品质差却可以圈钱的民谣音乐市场。对乐于“维护公平”的李志来说,这并非是他第一次撕逼:和虾米音乐打维权官司、打击黄牛、拒绝打款不到位的演出,李志的音乐维权路可以说折射了中国音乐市场的各种怪现象。从这点来说,我们得感激李志给我们的“音乐市场”塑造了一条又一条的规则。
而这次撕逼的“用心良苦”,李志在《致读者》中也解释得很清楚。
只是苦了我们的民谣王子马頔: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如此针对我?
但是,强者在某一方面的“咄咄逼人”,很容易造成弱者的无力辩解。李志挑马頔下手,或许当事人无意,但对于马頔这样的音乐人来说无疑是重创。二者音乐地位的不同决定了双方气场的不一样。由于马頔个人的音乐备受质疑,所以无论他如何反击,都站在一个不利的位置,这决定了他只能选择沉默或者认输。况且逼哥的态度摆在那里,人家并不是前辈的训话,而是抱着一种“理性讨论”的态度。马頔争辩,会显得自己作;马頔认输,会显得low。

针对逼哥如此强大的气场,让我们的王猫同学来给麻油叶的公关支几招:
现在李志把别人批评了一番,大胜而归,并没有居功自傲,而是自我悔过——这样的攻击力是非常强悍的。李志的意思是,我追着你打,我特么打死你。麻油叶的想法是,你发疯找我干什么有病吧!很明显一个是迫害人,另一个是被害人。像李志这种路子,要么别理他,要么别顺着他的话来说。麻油叶唯一的出路就是认输,不管何种形式的认输,只要从泥潭里拔出来就好。

关于撕逼这件事,曾参加过《奇葩说》的马薇薇有一句名言:你会在撕逼中懂得自己价值观背后的代价,尊重价值观背后的道理。所以,那些相爱相杀的看客,围观就好,不必上纲上线。
也建议马老师,逻辑性还得再练练,别光会写诗啊!
最后,恳请逼哥有话好好说,没事别放自拍啊!!!

(此组图片叫“大家来找茬”)
另外,点击阅读原文欣赏李志写左小的一片长微博。看完只想说,逼哥做人活得明白成这样,还有撒意思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