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纽约娃娃:纽约朋克传奇希尔维恩


朋克传奇人物、纽约娃娃(New York Dolls)乐队吉他手希尔维恩·希尔维恩(Sylvain Sylvain)于2021年1月13日离开了人世,终年69岁,他的遗孀旺达·奥凯利·米兹拉希向《滚石杂志》证实了希尔维恩的死讯。
文:杨子虚编:桃子
希尔维恩的吉他riff填补了朋克摇滚和华丽摇滚之间的空白,他也是纽约娃娃乐队第四位去世的经典阵容成员,乐队的吉他手、鼓手、贝斯手分别已于1991、1992和2004年去世,希尔维恩死后,纽约娃娃经典阵容只有主唱大卫·约翰森还健在了。
“正如你们大多数人所知道的那样,希尔维恩在过去的两年半一直在与癌症做斗争,”他的遗孀奥凯利·米兹拉希在他的脸书页面发表的一则声明中说,“虽然他勇敢地与之抗争,但昨天他还是因为这种疾病去世了。”
“虽然我们为他的逝去感到悲痛,但我们知道他也终于安息了,脱离了痛苦。现在请播放他的音乐,点上一支蜡烛,说一句祈祷的话,让我们送这个美丽的娃娃上路吧。”
《纽约娃娃(New York Dolls)》同名专辑封面
纽约娃娃1973年的首张同名专辑,至今仍然是摇滚乐的里程碑之一,《滚石杂志》将其评选为“史上最伟大的500张专辑”之一,并评论道:“华丽过头的朋克乐队纽约娃娃从查克·贝利和Fats Domino那里借来了riff,并且用大量的混响将其发扬光大。”
“这张专辑由托德·伦德格伦制作,像《人格危机(Personality Crisis)》和《坏女孩(Bad Girl)》这样的歌曲肮脏而别具一格,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他们的话,后世的雷蒙斯或者Replacements之类的无数支朋克乐队会从哪里产生。”
同时,纽约娃娃还是一支性别中立的原型朋克乐队,他们把他们对于滚石乐队、大卫·鲍伊、MC5和The Stooges的热爱带入了硬朗的摇滚歌曲中,他们穿着华丽的服装,化着妖艳的妆,为曼哈顿和其他地区的一代年轻人们树立了时尚的模板。
希尔维恩出生于埃及开罗,在定居纽约之前,他的家人还在法国住过一段时间。
在纽约,他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还跟亚瑟·凯恩、约翰尼·桑德和比利·穆尔西亚组成了Actress乐队,后来四个人又一起共同创立了纽约娃娃乐队(其他三位成员都已经在他之前去世了),乐队的名字则来源于玩具维修店纽约娃娃医院(New York Doll Hospital)。
虽然希尔维恩在乐队担任的是吉他手,但他们的前两张专辑《纽约娃娃》和1974年的《Too Much Too Soon》里的键盘和作曲也都是由希尔维恩担纲的。
希尔维恩·希尔维恩(Sylvain Sylvain)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到了第一份唱片合约,”希尔维恩在2018年的时候告诉《寂灭杂志》,“但我们的歌当时已经是热门歌曲了,孩子们听过《人格危机》,他们也知道《垃圾(Trash)》。他们在我们发专辑之前就已经知道所有这些歌曲。他们让我们成了超级明星。”
专辑的工程师杰克·道格拉斯在2009年的时候告诉《Sound on Sound》:“当他们带着《人格危机》进录音室录音的时候,那首歌已经是重头戏了。”
“是希尔维恩决定在那首歌里加入钢琴,即使是当年,他的钢琴也已经弹得非常像样了。这无疑给了这首歌更多的优势。”
《人格危机》也被《滚石杂志》评选进了“史上最伟大的500首歌曲”榜单,排名267位。
但真正让纽约娃娃赢得巨大声誉的还是他们的现场演出,这支乐队通过在纽约CBGB俱乐部以及麦克斯的堪萨斯城(这两个演出场地共同铸造了纽约朋克浪潮)的定期演出,稳定的获得了一群支持者,开创了一种用临时服装来表现出的肮脏的、雌雄同体式的外观。
“在娃娃的世界里,其实就有点像是电影《小淘气》,”希尔维恩在2015年的时候告诉《Vogue》,“嘿,哥们,我们很无聊!我们他妈的要干点啥呢?好吧,让我们来一场秀吧,你都有些啥?”
“‘我妈妈有条诡异的带亮片的裤子。’‘我哥哥留下了这件旧的机车夹克,一直放在衣柜里。’‘你从哪儿搞来的化妆品?’‘从我女朋友包里拿的!她隔三差五就去伦敦的Biba时装店购物。’”
“刚一开始这么做,我们就马上成了一切的宠儿。”
虽然乐队的阵容在这么多年里一直在变化,但希尔维恩和主唱大卫一直坚持到了1977年乐队解散。
“他在乐队中的作用是关键人物,他让其他乐队成员像卫星一样精准的保持旋转。”同样扎根纽约的音乐人Lenny Kaye(曾与帕蒂·史密斯以及R.E.M.等合作)在宣布希尔维恩去世的信中写道:
“虽然他勇敢地试图让乐队继续前进,但最终纽约娃娃的宿命压垮了他们,在更多摇滚乐的时代到来之前,他们没能播种更多的影响力。”
纽约娃娃的主唱大卫·约翰森则在Instagram中写道:“他是我多年以来最好的朋友,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从阿姆斯特丹被驱逐出境以后,带着他的旅行包和吉他直接从飞机上蹦蹦跳跳地走进乐队用来排练的自行车店的场景,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
“我会想念你的,老伙计,我会让心中的火苗继续燃烧。再见希尔,我的老朋友。(注:最后这句话原文是用法语写的)”
纽约娃娃解散以后,希尔维恩一直致力于个人的事业,与其他艺术家合作,组建了他的The Criminals乐队。
他的个人作品则包括1979年的同名专辑、1981年的《Syl Sylvain and the Teardrops》和1998年的《睡吧宝贝娃娃(Sleep Baby Doll)》。
虽然纽约娃娃乐队成员内部之间有过好几次争吵,但在死忠歌迷莫里西的推动下,2004年希尔维恩终于在伦敦皇家节日大厅与乐队成员重聚。
2020滚堂秋季纳新
急需:翻译(2名)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
“当时的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他们,”莫里西在2004年的时候说,“流行世界似乎需要3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了解一支乐队或者一个艺术家。”
当莫里西第一次开始策划的Meltdown音乐节阵容时,他的首要目标就是促成一次纽约娃娃乐队的重聚。随后的几年里,纽约娃娃在2000年代中期继续巡演,然后又一次解散了。
希尔维恩在他们的最后三张专辑中担任了共同编曲和吉他手:2006年的《One Day It Will Please Us to Remember Even This》、2009年的《Cause I Sez So》和2011年的《Dancing Backward in High Heels》。
除此之外,希尔维恩还是Batusis乐队的成员,他们在2010年发行了一张EP,乐队还曾经于2016年登上西南偏南音乐节。
“纽约娃娃预示着未来,让人很容易随之起舞,”Lenny Kaye表示,“从1972年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演出海报出现在乡村老歌的墙上开始,从他们在街边为美世酒店的驻场做广告开始,他们流星般的崛起,变得炙手可热。在这个过程中,纽约娃娃始终是我们呼唤的那种音乐的核心,他们是那种你梦寐以求想要组建的乐队。”
“希尔从未停滞不前,他的个人整个生命中,受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欢迎,从英国到日本,但最重要的始终是纽约的摇滚窝,那也是我几年前遇到他的地方。”
“他还是那个希尔,螺旋卷发,不知疲倦地蹦跳着,陶醉在自己的梦想里,带着大家一起合唱,我们也会跟着他一起唱。他的双胞胎名字——希尔维恩·希尔维恩,就好像一面镜子,镜子那一面就是我们。”
希尔维恩在2018年的时候告诉《寂灭杂志》:“这个团体是由一些住在地下室的人组成的,他们对生活的内容厌倦了,然后突然有人提议‘我们来做个秀吧!’‘那我们用什么做幕布?’‘就用我妈妈的床单’。”
“我认为一切归根结底是为了表演,表演是所有这些音乐人的目的。”
除了音乐以外,2018年,希尔维恩还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冰淇淋里没有骨头(There’s No Bones in Ice Cream)》。
《冰淇淋里没有骨头》封面
希尔维恩的遗孀旺达告诉《滚石杂志》,住在纳什维尔的希尔维恩死后将会被埋葬回纽约。
而Kaye则最后总结道:“谢谢你,希尔维恩x2,谢谢你的心、你的信念,以及你重击那个E和弦的方式。睡吧,宝贝娃娃。”
Ref:
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news/sylvain-sylvain-new-york-dolls-dead-1114962/

赞 (0)